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重点
 第04版: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第05版:徐州警方
 第06版:综合
 第07版:综合
 第08版:民生
2021年9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乡村振兴“厕”重点
——对沛县农村公厕建设运营情况的调查

沛县大屯街道宋庄村,徽派建筑风格的公厕。

◎文/徐报融媒记者 何桂香 李梦虎◎实习生 陈小凡 王艺宸 赵培

◎通讯员 马艳美 郝中尉 朱继超 袁捷

◎图/徐报融媒记者 白雪

小康不小康,厕所算一桩。2018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提出推进农村厕所革命。

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对深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指示,“十四五”时期要继续把农村厕所革命作为乡村振兴的一项重要工作,真正把这件好事办好实事办实。

近日,我们深入沛县沛城、大屯、龙固、安国、鹿楼5个镇(街),调查了解农村公厕建设、管理、运营情况。

■一张网 全覆盖

村头农舍旁,景点公园内,乡村广场边,菜地果园里……一座座公厕散布沛县乡村,一幢幢建筑各具特色。

大屯街道宋庄村是省级特色田园乡村,这里也是湖西革命老区,沛县县委旧址就位于此,每年都有大量游客前来参观。

旧址门前广场西侧,一座徽派风格的公厕格外醒目。圆形大门两侧,铺有残疾人专用通道。走进里面,残疾人专用便池、儿童洗手台、烘干机等设施一应俱全,厕所里面没有一丝异味。

宋庄村党支部书记刘召然说:“这个厕所投资30多万元,每年都会接待大量游客。一座宽敞、大气、整洁的公厕,不仅是宋庄的名片,也是新时代沛县新农村的名片!”

“雨洗涓涓净,风吹细细香。”墙上绘有翠竹,写有诗句,这是沛城街道祁庄村的一处公厕,既有“高颜值”,又有浓浓的文化气息。厕所里干净整洁,无障碍马桶,蚊香、防蝇帘、轮椅坡道、防滑垫、安全警示标志等设施一应俱全。

在龙固镇小新庄村、鹿楼镇刘岔楼村、安国镇药铺庄以及西刘邦村,这里的公厕建得早些,同样干干净净,同样配齐了洗手液、手纸等。

截至2020年底,沛县共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农村公厕1556座,全县368个行政村、1311个自然村实现了公厕全覆盖。

在建设选址时,本着方便群众的原则,公厕全都设置在村庄内广场、游园或其他公共区域。起初,也有一些村民不乐意“在家门口建公厕”。工作人员耐心细致地做工作,给农民们讲道理、看规划、说管理,最终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沛县农村公厕造价标准为6万元至30万元不等,实事求是、量力而行,不搞“一窝蜂”,也不搞“一刀切”。建设过程中,县政府投入8000余万元,按照三种比例,分为三类,对各镇(场、街道)建设进行奖补:一类,经济较强的镇(场、街道),每座公厕按造价的30%予以奖补;二类,经济一般的镇(场、街道),每座公厕按造价的50%予以奖补;三类,经济薄弱的镇(场、街道),每座公厕按造价的70%予以奖补。

沛县城管局副局长马艳美说:“虽然建设标准不同,但公厕基本设施都一样完备,管理标准也是一样的。”

■一环环 压责任

鹿楼镇刘岔楼村,几位果农正在梨园里采摘。我们上前询问附近是否有公厕,一位果农指了指:“那就是,村头村尾各有一个。”

公厕入口处,挂着三块牌子,分别是公共厕所保洁制度、公共厕所管理制度和公共厕所管理公示牌。公示牌上,公厕管理人员的信息、监督单位和监督电话等,一应俱全。

走进公厕,正巧遇见保洁员邵素花,“我一天要来打扫好几趟,确保任何时候来检查都没问题。”说完,她拿起消毒喷雾器喷了起来。

在沛城街道祁庄村北头的公厕里,保洁员孔素英一边喷洒消毒水,一边笑着说:“干这个活儿能赚点生活费,干了就要好好干!”

“现在每天有专人到各个公厕检查巡视,确保公厕地面、坑位、门窗、墙壁、灯具、洗手盆整洁,地面无积水、无粪迹,墙面无涂写、张贴和蛛网,消毒消杀工作落实到位,不达标就会扣分。”马艳美介绍。

沛县城管局镇村指导科工作人员郝中尉介绍,每个公厕的化粪池每7-10天抽取一次,确保粪污及时处理、公厕内外无异味。

全县1556座农村公厕,全时段开放、全天候保洁、全方位监管。县城管委办公室对所有公厕建立管理档案,建立长效管理机制,重点督查公厕日常运维和设施管护情况。

沛县城管委办公室安排工作人员,常态化对公厕设施管护和运维情况进行明察暗访,全县公厕真正做到“四净(周边净、厕位净、地面净、墙壁净)三无(无异味、无蚊蝇、无溢流)二通(通水、通电)一明(灯明)”。

“晓鸣寺游园公厕里的小便器无残疾人扶手,无消杀记录”“燕庄公厕消杀记录不全,天花板损坏”,在沛县城管工作群里,反映的问题总是很快得到城管局的回应和处理。

“县城管委采取明察暗访相结合的方式对我们进行考核,暗访成绩占70%,明察时突击打扫作用不大,只有天天绷紧弦、不偷懒,才能取得好成绩。”鹿楼镇干部姜帆介绍。

沛县城管委办公室每天将督查发现的问题形成督查通报,当天下发至各镇(场、街道),限期整改回复。今年1月—7月,共督查发现问题5000个。对公厕管护不到位、整改不力的镇(场、街道)给予扣分,计入当月县对镇考核成绩。

“厕所管不好,老百姓是要骂人的。”沛县城管局局长张冠军说。县里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将公厕设施管护和运维工作通过市场化方式交由企业负责,同时建立健全县对镇、镇对市场化企业、市场化企业对保洁员的三级督查考核体系,一环扣一环、层层压责任。

安国镇药铺庄和西刘邦村的公厕,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干干净净。

“我们检查,他也检查!”安国镇副镇长董申指着27岁的魏帅向我们介绍。

魏帅来自江苏多帮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这家企业2020年10月进入沛县环卫市场,先后承接了龙固镇、河口镇、安国镇、鹿楼镇、胡寨镇和湖西农场的环卫市场化运营工作,目前管理公厕508座。

■一条龙 全利用

有机废弃物利用中心是完成农村“公厕革命”的最后一公里。

在安国镇有机废弃物利用中心,徐州国新生物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建安点开了一款“智能运输APP”。 这个APP集成了畜禽粪便收储管理系统、餐厨垃圾信息管理系统、秸秆收储管理系统等。“这个系统的使用,类似于网购下单。创建工单、输入预估量,再发起任务。后台接单后,很快就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收运垃圾。”

江苏多帮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10辆抽污车,是有机废弃物利用中心的常客。

顾建安介绍, 2018年夏天,这个有机废弃物利用中心开始建设。2019年3月投料调试运行,目前已建立起 “有机废弃物—集中收集处理—能源—有机肥—生态种植”的循环经济产业链。最近,他们还在研发全新的“公厕粪污收运处理系统”。

“八个大球好壮观!”无人机镜头中的“大球”,是8个厌氧发酵罐。所有收运来的废弃物经过预处理后,统一泵入厌氧发酵罐发酵。

8个厌氧发酵罐共40000立方米,使用全混合CSTR中温发酵技术,这是一套成熟的有机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方案。粪便等有机肥料在这里经过30天的发酵后,产生沼气、沼液、沼渣。

“沼气脱硫后,直接输送至天然气管网。”顾建安指了指港华燃气的天然气管道接口,“我们每年可以提供700万立方米的生物天然气,够40000个家庭使用一年!”

不仅如此,沼渣可以制成固态有机肥,沼液可以直接作为液态有机肥还田,公厕粪污在此真正完成生态闭环处置、利用。

■记者手记

建得好 管得好 还要用得好

◎徐辛评

把乡村公厕规划好、建设好、管理好,是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要实现用得好的目标,还对公厕文明提出了新要求。

有人说,看一个地方的发展和人的素质,考察其公厕文明是一条捷径。因为厕所的使用,能反映出人们的一些心理现象和精神面貌。遗憾的是,在文明使用公厕方面,一些地方还存在着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有人便后不冲水,有人如厕吸着烟,有人开着龙头长流水,有人在隔板上随意涂鸦……如此种种陋习,都在挑战着厕所文明。

良好的如厕环境不仅为人们日常生活所需,也是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随着大量乡村公厕的建成,期待尽快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文明如厕行为,共同构筑美丽乡村的文明风景线。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