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奋斗百年路 筑梦新徐州
 第04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7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8版:焦点
 第09版:民生
 第10版:民生
 第11版:民生
 第12版:放鹤亭
 第T0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6版:品牌
 第T8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8版:品牌
 第T89版:品牌
 第T9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7版:品牌
 第T9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0版:品牌
第12版: 放鹤亭   
本版新闻列表
2021年6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爆响在钢轨间的红色惊雷
——记姚佐唐烈士和江苏省第一个中共党支部


◎刘振坤

“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值建党百年之际,来到江苏第一个党支部史料展馆,在革命历史的现场,重温工人运动的光辉历程,我们的眼睛一定会被“姚佐唐”这个闪亮的名字和他的英雄往事点燃——

姚佐唐,1898年生于安徽省桐城。1921年11月8日,陇海铁路徐州火车站(铜山站)发生了“八号门事件”,并成为陇海铁路工人大罢工的导火索。1922年1月,在罢工中表现突出的姚佐唐被发展入党。同年2月,江苏境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陇海铁路徐州(铜山)站支部成立,姚佐唐任书记。

作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工人党员,姚佐唐1924年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和赤色职工第三次代表大会。1926年参加北伐,1928年被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序章

四月的北京 时有黄尘弥漫 让宋庄一下子疑惑起自己的存在

胡同口的门牌号露出忧郁的目光 它看见一个人正试图打开一扇门

这看起来极像黑白电影中的某些场景

直到油画家周颖超涂抹完最后一笔 画布上的人开始叫自己的名字

他用倔强的发丝宣告自己的存在 在红与黑的对峙中彰显革命青春

那一刻 凝滞的天空开始有了松动

强大野性的力量在一抹蓝色下不断努力向前 向前

透过画面向历史纵深望去 远处的星光时隐时现

机车轰鸣 短暂的沉默犹如地心深处的岩浆 正等待崩裂的瞬间

直到赤潮涌动 直到嘉兴南湖的红船犁开七月的水面

那些细密而有力的波纹在隐秘中出发 在铜山站的上空停留盘旋

那个深秋不再像以往那样漫长

1921年11月8日傍晚 愤怒的人群涌向被突然锁闭的八号门

于是 沿着一条钢轨 沿着被命运举过头顶的凛冽黄昏

姚佐唐和他的工友们 纷纷拿起铁锤 第一次成为了自己的主宰

大幕徐徐拉开 冬去春来

爆响在钢轨间的红色惊雷 开启了江苏革命史的新纪元

一 从上海到徐州,几重风雨几重山

1916年夏天 上海多风雨 薄雾笼罩的黄浦江阴雨连绵

望着江中的巨轮 18岁的姚佐唐心潮澎湃 思绪万千

多少次 浑浊的江水碾过他青春的心 淋湿了他少年的梦

本应是青春的飞翔 黑夜却遮蔽了星光

《新青年》的号角已经吹响 而他却要告别这新思想的前沿

告别黄浦江畔 震颤的铁轨开始向他描述地理概念的遥远

从大上海到徐州城 几重风雨几重山

过长江 过淮河 血色黄昏下汽笛嘶鸣 长路漫漫

他不知道 未知的命运将要把他推向人生的峰巅

他更不知道 迎接他的 还有要用坚贞和鲜血抒写的

生命最后的灿烂

二 深夜的耕读,他选择了红色的经典

自古彭城列九州 这东方的雅典 这硝烟不断的战争之城

落进眼里的不只有故黄河 还有72座山峰 与山上永驻的神仙

从古城的北门出去 越过黄河 越过一片沼泽地

有许多乌黑的鸟 以及仰脸望天的流浪汉

有人听见火车的鸣叫 “铜山站”三个大字嵌放在拱门之上

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人群 陌生的语言

惟有铁锤敲击钢板的声音那么一致 一个青年 就这样来到了铜山站

春夏秋冬 时有外面的声音传来

从九里山起飞的一只雏鹰 久久地凝视着他脚下的地平线

外面依然是混乱 辫子军城内烧杀抢掠 白喉疫情在远处的沛县蔓延

度日如年 哪里是通往光明的彼岸

多少个风雨之夜 姚佐唐望着黑暗中的窗户难以入眠

一切都没有逃过史文彬的眼睛 幼小的树苗最需要泉水的浇灌

那一刻 《新青年》《劳动界》为他打开了一扇小窗

陈独秀的《敬告青年》 让他感到 一种轻微的震颤

阅读与思考 许多个“为什么”在脑海一一闪现

为什么做苦力的要受气

为什么穷人总是吃不饱穿不暖

为什么工人出力出汗还只有那么一点点钱

为什么在中国的土地上洋人却趾高气扬 肆无忌惮

光明的火种一旦被点燃 世界便不再永远是无端的黑暗

陈独秀 李大钊……那些思想的启蒙者已在前方探路

当一个个疑问渐渐清晰起来 姚佐唐的眼睛越发明亮

铜山站的冬天依旧寒冷彻骨 在初雪铺满徐州大地的时刻

深夜的耕读 他选择了红色的经典

三 《赤潮》涌来,冲破“鬼门关”

1921年冬天 大雪纷飞的徐州城正等待着年关的到来

昏暗灯影下的狭窄小巷 几个青年学子兴奋地走着 走着

无人踩过的雪地仿佛前世的遗留 雪越来越大 风不止

一个人突然站定 大声道:刊物的名字就叫《赤潮》

《赤潮》!! 众人目光一亮 像黑夜中的一道闪电

冬季漫长 那些想把炉火烧旺的人却被迫离开

潮水的前浪尚未形成 军阀的刺刀便将还没干透的油墨掀翻

压迫如乌云 又一次从四面八方围过来 光明何在

恍惚中 连续的暴雨倾注故黄河两岸 夏日已然来临

陈亚峰前往上海 代表徐州共产主义小组参加党的一大

在铜山站 姚佐唐和他的工友们一同迎来又一个秋天

日子一天天变短 工活却不停地增加

儿子已经周岁 迷茫之余 这是郁闷中难得的欢乐之源

窗外 一些早逝的叶子凌空飘舞 杂乱的疯狂最终砸向他的心底

虫声漫过来 妻儿入睡 几本翻烂的书更像自我救赎的字典

更多的时候 姚佐唐面色平静 上班下班

他眼里的八号门不再是门 更像一个无底洞 吞噬着岁月和血汗

传闻开始在机器的嘈杂声中散开 秋天的铁冷硬无比

“再不加钱真的不能养家了!”“老李又被工头体罚了……”

暗流涌动 一切都在等待某个奇异的爆点

终于 历史迎来了那个永恒瞬间——1921年11月8日 晚上7点

加班后急归的工人突然发现 八号门大锁牢牢关闭

“为什么不让出去?”“为什么锁门?” 前去理论的人空手而归

不知道谁大声喊道:冲出去! 愤怒的工人潮水般涌向大门

冰冷的栅栏被踩在脚下 作为符号 “八号门”被镶嵌在历史的深处

四 罢工——风雷激荡的一周

那是一次长久的凝望 熟睡的儿子 让姚佐唐的心不住地震颤

他眼圈发青 无眠时刻总是漫长且备受熬煎

两个工友已被开除 若不为他们做主 往后的岁月将更加艰难

既然历史选择了自己 便要承接时代锻铸的正义之剑

啊! 凉风吹拂 当姚佐唐毅然走出家门 妻子的眼里有泪光闪现

怒火已经引燃 沿着铁轨传递的声音如雷鸣万吼

罢工 罢工 这是最直接的武器 要让洋人看到团结的力量

姚佐唐站在厂区的中央 坚定的目光越过几重山

此刻 四百余工友把他推举为罢工委员会负责人 重担在肩

工友刁玉祥前往开封 郑州 洛阳 他们发誓要唤醒整个陇海线

11月20日阳光灿烂 从洛阳到徐州的千里铁路线汽笛怒吼长啸冲天

在铜山站 姚佐唐一边宣读罢工宣言书 一边挥舞着拳头

“反虐待” “争人格”“光国体” 口号声如炸雷般响彻云天

那是怎样的景象啊 群情激愤中 有人咬破手指在铁锤上发誓

我要吃饭 我要砸烂这个不堪的世界 我要做自己的主人

火在烧 黄鹤楼下江水拍岸 京汉铁路工人举起罢工大旗

火在烧 外滩上的报童大声喊 全路工人大罢工

从陇海线到京汉线 从京汉线到津浦线 呐喊此起彼伏

罗章龙急匆匆从北京赶来 他告诉姚佐唐 要不怕牺牲勇往直前

“勇往直前 不怕牺牲 这就是革命者的魂与胆”

节气已过小雪 空旷的大地上 落叶望着雪花微笑

露出笑容的 还有姚佐唐 以及他的工友们

一个礼拜的抗争与呐喊 一个礼拜的大江南北东西呼应

复工的全部条件得到满足 大罢工取得了最终胜利……

当朱红色的指印落在墨香之上 黎明东方燃起红色的烈焰

五 春月之城,江苏第一个党支部诞生

人间三月 总有美好的回忆 亦有美好的事物诞生

燕子衔新泥低飞而来 屋檐下的姚佐唐意气风发 无限欢欣

难得安静的日子里 有春的柔光洒在姚家的窗前

打开窗户 十里杏花香从远处漫过来 竟有几分神秘

这一刻 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 等待着新生命降临的一天

闭上眼 大罢工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八号门不再阴沉恐怖 每当汽笛声响 机务工人依然会意心间

陈独秀说:“陇海罢工,捷报先传,东起连云,西达陕西……”

“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

胜利让姚佐唐的信念更加坚定 未来的道路在心中隐隐浮现

元旦刚过 他加入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当元宵节的灯火照亮万家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派员来到陇海铁路

忘不了那个神圣庄严的夜晚啊 他跟着李震瀛举起自己的右拳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

鲜红的党旗 无悔的选择 还有坚定的誓言

春月之城 又多了一颗红色的心脏

春月之城 在徐州城北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姚佐唐得以脱胎换骨

春月之城 江苏第一个中共党支部在铜山站诞生 姚佐唐任书记

春月之城 他告诉自己的长子 徐州是他革命生涯的起点

从那个崭新的黎明开始 通往未来的征程不再黑暗

六 1924年 一位年轻的工运领袖走进莫斯科的夏天

当一个人的生命不再仅仅属于自己 家国山河便有了色彩

沿着命运的轨道 拉响刺破天空的汽笛 去冲破一切束缚和黑暗

一次次 姚佐唐望着脚下的铁轨思考 革命如何成功

大风吹过 没有如雨如云般的答案

四季走过 洋人和军阀还不时高高举起邪恶的皮鞭

怎么办? 斗争 斗争 惟有继续斗争

年轻的姚佐唐在心里不停重复着这两个令人激动的字眼

当车窗外的村庄缓慢后撤 他的目光充满了对前方的期待

从铜山站到京汉铁路彰德站 一路上小雨夹雪

可冬天的严酷也无法阻挡他的热情 一夜之间 彰德站工会矗立眼前

革命的大潮不断向前 “为自由而战,为人权而战!”

1923年2月1日 京汉铁路两万余名工人拉响了大罢工的汽笛

“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打倒军阀” 口号声响彻汉江两岸

这是人民的声音 这是正义的声音 这声音让黑暗势力吓破了胆

就在2月7日 穷凶极恶的反动军阀扣动了罪恶的扳机

史文彬 林祥谦 施洋……50多名烈士血洒京汉线

这残酷的夜啊 带给姚佐唐的是一次又一次失眠

可这黑夜并没有将姚佐唐打倒 他看到深邃的蓝幕下还有星光点点

擦干泪水 他奋不顾身带领48名工人代表向北洋政府请愿

当大地的麦苗走向复苏 他又走进郑州 来到革命斗争的前沿

啊! 百炼成钢 1924年 一位年轻的工运领袖走进了莫斯科的夏天

七 低潮中,有这样一个党组织

这个世界 总有一些人在山重水复间寻找出路 比如在莫斯科

赤色职工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正如火如荼 掌声不断

姚佐唐慷慨激昂 来自东方的声音竟充满了几分神秘感

许多人看到 黑头发黄皮肤之外 一张青春的面庞写满沧桑与慨叹

夏天 秋天 冬天 异国的锤炼 让姚佐唐更加坚定了理想信念

带着圣彼得堡的美好记忆回到国内 1925年的中国依然危险

徐州早已无法回去 他率领新组建的铁道队开始了南征北战

从洛阳大捷 到广州北伐 姚佐唐和他的铁道队打出了自己的威严

忘不了武昌城里那块斜飞的弹片 让他昏睡了两夜三天

醒来的那一刻 他看见自己的一条腿 永远留在了历史的另一端

1927年的上海风雨飘摇 倒春寒让梧桐树失去光泽

4月12日 蒋介石终于撕下伪装 暴露出反革命的凶残

屠刀之下 上海党组织300多人遇难 南京党组织十数人遇难……

或许是历史的眷顾 白色恐怖之下 姚佐唐和他的铁道队安然无恙

而对于英雄 一次次劫难 只不过是让刀尖上的舞蹈变得更加熟练

潮起潮落 多少人终究没能回到出发的地方

而故乡还在等待亲人的归来 等待着炊烟升起 人们再露欢颜

多么难得啊!百年党史里这样写道:

低潮中 有这样一个党组织 由于机构严密 没有暴露

这是大革命失败后 南京完整保存下来的唯一党组织

八 一条腿,立于天地间

大幕开合 乱世的景象总是无常 而暴风雨即将来临

当历史走进1928年夏天 30岁的姚佐唐迎来人生的至暗时刻

就在雨季中一个沉闷的午后 军警突然包围了他家

连夜奔逃 从南京到上海 而上海已不似从前

小旅馆的那个孤独夜晚 让他知道自己的人生之旅行将走完

辣椒水 老虎凳 烧红的铁块 皮鞭 假腿也一断再断

还有金钱 地位 美色 以及各种诱惑

当监狱里所有的手段都已用尽 他依然挺起自己的脊梁

是啊 谁不渴望自由 但他知道 没有节气的自由绝不能贪恋

一想到这 他的面前开始有快乐的浪花飞溅

时间如刻刀 把一些东西削廋 却让另外一些事物走向久远

仅仅两个月不见 怀有身孕的妻子更加凸显

啊! 我又要当爸爸了 又要当爸爸了 姚佐唐内心悲喜交加

拉着妈妈衣襟的长子望向爸爸 你什么时候回家

泪水在姚佐唐眼里打转 他知道 自己早已把生命交给最初的誓言

望着脸色苍白的丈夫 探监的妻子低声抽泣

丈夫说 不要哭 我是共产党员……

“单腿立世,更著豪情。”

啊! 这是绝世的风流 有着万丈豪情 有如雕塑一般的永恒

一条腿 立于天地间

九 雨花台,阳光又一次被鲜血染红

十月的雨花台红叶烂漫 十月的雨花台秋雨连绵

10月6日上午 走出监舍的瞬间 骤雨初歇的大地突然阳光灿烂

姚佐唐的脸色更加苍白 可刚毅的神情依然让军警胆寒

“没有老子参加北伐军,你们怎么能在这儿神气?”

“枪毙我一个,还有十个一百个,你们永远杀不完……”

时间仿佛凝滞 在一处斜坡上 姚佐唐和战友们相互回望

这是人生最后的告别 总有一些不舍

回望间 国破山河在 我的亲爱的祖国 何时走出苦难

回望间 那个曾经留下过自己快乐的黄浦江 何时成为人民的乐园

回望间 那个让自己走向革命的铜山站 在此刻越走越远

当正义者的头颅昂首向天 黑暗便无法阻挡历史前进的步伐

既然无法陈述最后的真理 喊出中国共产党的名字

那就把灵魂和肉体凝聚成一座大山 一座砸向反动派的巍峨大山

啊! 大山倾轧 大山倾轧

雨花台 阳光又一次被鲜血染红

历史无法假设 却可以在亲情的河流中回溯

93年前的那个上午 枪声响起的同时 在南京城另外一个地方

一声啼哭撕裂了窗外的黑暗 一个宁馨儿成功顺产

2018年 去雨花台凭吊烈士

在姚佐唐用过的铁锤上 我看见了那个孩子纯真的笑脸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