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奋斗百年路 筑梦新徐州
 第04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7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8版:焦点
 第09版:民生
 第10版:民生
 第11版:民生
 第12版:放鹤亭
 第T0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6版:品牌
 第T8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8版:品牌
 第T89版:品牌
 第T9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7版:品牌
 第T9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0版:品牌
第T25版: 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本版新闻列表
2021年6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以新时代的辩证法写好沛县答卷·考核辩证法——放与收
是上还是下 分数来说话


名词解释

沛县考核辩证法——放与收

“放”——放权,把干部选拔任用权交给规则;“收”——收获,全县干部工作势头更加昂扬!沛县把考核实绩与干部使用深度融合,真正让“能者上、优者奖、庸者下、劣者汰”,以新时代的辩证法写好高质量考核的沛县答卷。

◎徐报融媒记者 李梦虎 于珑

沛县融媒记者 魏恒涛

通讯员 李辉 李阳 孙雪婷

◆先明后不争

沛县的考核日——1月16日,沛县行政中心小礼堂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在这里,沛县首次按照“全程公开、允许旁听、当面亮分、出门不改”的原则,对2020年度县重点工作进行目标考核,对服务高质量发展满意度进行评价。

县领导,各镇(街、区)党(工)委书记、镇长(主任)和工作人员,县考核办负责人,重点工作目标考核责任单位和数据来源单位主要负责人,县纪委党风政风室负责人,一起见证了这场“大考”。

9时30分,由考核责任单位按照考核指标体系顺序逐项公布指标成绩;10时48分,所有指标得分公布完毕,现场公开计算总分并公布成绩和排名。

根据规定,镇(街、区)这些被考核单位可提出质疑,考核责任单位和数据来源单位负责现场解释、答疑。

“我们也很紧张,每给出1分都要有据可查,都要经得起质疑。”一位数据来源单位负责人说,由于之前的工作做得较为细致,现场没有单位提出质疑。

“以前,都是有关部门统计好总分,统一公布排名,今年的这次大考特别煎熬,心情像过山车,这项指标刚超了零点几分,那项指标又丢了几分。”

“这样也好,都在现场进行,先进也先进个清清白白,落后也落后个明明白白。”

“想要年终不煎熬,功夫要在平时下!”

……

在现场,部分被考核单位负责人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沛县的这个年度大考是双向的,紧接着各镇(街、区)对目标考核责任单位和数据来源单位反向测评,对考核责任单位和数据来源单位进行服务高质量发展满意度评价。

近年来,沛县在干部调整上“先定规矩再定人”,选人用人注重工作实绩,对考核排名末位的乡镇街道和县直部门主职干部予以非重用性换岗,对高质量发展综合考核优秀的直接提拔重用。

2020年沛县对重点工作目标考核实行重大改革,精简考核指标、优化分类考核、转变考核方式,以“进步有功压担子,进步无望让位子”激励干部干事创业。

◆主动找难题

如果说,沛县对重点工作进行目标考核、对服务高质量发展满意度进行评价是“常规动作”,那么,把攻坚克难工作纳入年度考核指标是货真价实的自选动作,是“自找难题”——又老、又大、又难的题。

“什么是攻坚克难项目?就是涉及本地本单位发展、改革、稳定某一方面的难点问题,具体表现为‘多年想办应办而未办成’的问题。”负责统筹这项考核工作的县目标办主任尹茂雷说,设置攻坚克难项目考核,旨在推动各单位直面发展症结、资源瓶颈、民生焦点,拿出硬招实招,攻坚突破一批老大难问题,推动全县工作整体提升。

沛县要求各镇(街、区)、各县级机关单位围绕本地、本单位改革、发展、稳定某一方面“多年想办应办而未办成”的群众最为期盼解决的痛点难点问题,自报1项攻坚克难指标,纳入县重点工作和县级机关单位服务高质量发展进行考核。

沛县目标办经过三个轮次与各镇(街、区)、各部门的沟通协调,镇级17项、部门101项共118项攻坚克难指标目标任务、节点计划、计分办法全部确定。

沛县的攻坚克难项目实行“一把手负责制”,吴昊作为县委“一把手”,义无反顾地挂帅殡仪馆迁建项目,因为这就是一件“多年想办应办而未办成”的事!

“咱这个殡仪馆得搬迁了,5台炉子只有3台能用,还常出故障,议了20年的搬迁,到现在还看不到眉目。”去年6月初,吴昊刚就任沛县县委书记,一位老干部这样告诉他。

之后,吴昊去沛县殡仪馆实地查看后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沛县人民期待的这件大事尽快办好。

建于1979年的沛县殡仪馆,位于沛城东风路东首。随着城市扩容,该馆距离新华小区和新华中学不到500米,直接影响城市向东“走”。

去年6月起,沛县县委、县政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殡仪馆迁建工作,定下来时间表:2021年3月25日,新殡仪馆要完工,4月4日要运营!

4月4日,新殡仪馆如期运营!而老殡仪馆立即拆除,开建沛县运动公园。拆建了殡仪馆,也就抹掉了沛县城区东延的“休止符”,按下了城东片区高速建设的“快进键”。

“只要是出于公心,把群众的工作做好,把群众的利益摆正,就没有什么难事。面对困难,是迎难而上?是回避推诿?结果大不相同,回避推诿会无限期地推下去,咱们要是真的奔着困难上去了,就会发现所谓的困难,其实就不是困难!”吴昊说,还是那句话——坐着想都是困难,动手干都是办法。

最近,沛县对全县各镇级攻坚克难项目进行了全面督查,目前镇级17项指标中,朱寨镇幼儿园教育发展、安国镇安国湖国家湿地公园创建、魏庙镇徐沛快速通道出口片区综合提升、龙固镇采煤沉陷区生态环境修复湖陵湿地工程、杨屯镇张街公庄老村拆迁、沛城街道徐沛路弱电网线入地工程等项目,由于领导重视程度高、推进措施实、进展速度快。

攻坚克难项目一旦确定就不能改了?遇到不可抗拒的因素,也得一条路走到黑?

沛县是允许“悔棋”的,根据工作推进情况,允许各单位上报的项目在7月份调整一次,可以申请结束或者暂时中止正在进行的项目,然后再重新申请确定一个新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必须在年底前完成,并接受考核。

沛县的这种做法,往小里说是“人性化”,往大里说是实事求是。

◆奖惩立兑现

考核的结果直接关系到下一步干部的调整使用,根据考核方案,成绩处于末位的单位党、政主职和倒数第二位的党委书记都要调离。

同时,考核获一等奖的镇提拔重用干部数量要明显多于获二等奖的镇,17名想干事、会干事、干成事的同志因成绩突出立即被提拔重用。

在 “当面亮分”之前的沛县县委全委会上,吴昊给全县干部吹过风:“最近围绕换届,参照考核结果,就要动干部了。县委对干部要考量,各位同志通过县委如何用干部,对县委,对我个人也考量考量,看看我们说的和做的是不是一样?是不是用的想干事、会干事、干成事的干部?”

沛县安国镇在2020年度考核获得一等奖,6名干部被提拔重用,全镇干部很受鼓舞。

沛县栖山镇在2020年度考核中居末位,按照干部调整规则,沛县县委对栖山镇党委班子成员予以全部非重用性调整安排,其中镇党委书记、镇长都被调离,在机关安排非领导职务。

“新调整后的栖山镇班子面貌一新,现在人人有担子、个个有压力。”栖山镇党委书记刘平伟说,栖山镇干部工作主动、靠前服务,一批老大难问题正在加紧办结。

而刘平伟就是这次考核的“受益者”,他之前在安国镇任镇长。刘平伟调离安国镇后,安国镇党委副书记李萍接任镇长,镇人大主席朱开靖转任沛县宜沛工业园服务中心主任……

“真没想到,我会当上校长。以前乡村教师一干就是一辈子,有的干得再好也没机会到城区学校任教,更没有机会由普通教师直接提拔为校长。”沛县乡村教师魏垂宝从一名小学教师成长为全县初中物理学科带头人。2019年魏垂宝被授予“全国模范教师”荣誉称号。依据《沛县党政干部鼓励激励实施办法》,2020年8月,魏垂宝被提拔为朱寨中学校长。

2020年暑期以来,沛县已调整31名学校干部,选拔时不看年龄性别、不唯出身单位,一批新的校干到岗后,全县教学管理水平明显提升。

这种正反两个方面的考核激励,让全县干部树立了正确的政绩观。

徐州市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张昭亮说,以前个别干部想通过非组织手段谋求升迁,一到干部调整期,就出现跑官要官、说情打招呼现象。今年全县干部工作势头更加昂扬,都把精力放在提升业绩上。

“过去考核大多笼统模糊,或只针对主要领导,对班子副职的激励和约束性不强。”沛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张毅说,考核实绩与干部使用深度融合,真正让“能者上、优者奖、庸者下、劣者汰”。

1月16日,在考核分数出来后,吴昊坚定而严厉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今天这个分亮完后,谁都无权更改这个结果,要坚定不移按既定规矩办!”

时过5个月,再次谈到这个话题时,吴昊说:“把干部选拔任用权交给规则,坚决反对少数人说了算,特别是书记一个人说了算,是县委书记用人权的自我革命,这是一次理念的突破,也是一次作风的升级,更是一次机制的创新。”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