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奋斗百年路 筑梦新徐州
 第04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7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8版:焦点
 第09版:民生
 第10版:民生
 第11版:民生
 第12版:放鹤亭
 第T0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0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2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3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4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5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6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7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0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6版:品牌
 第T87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88版:品牌
 第T89版:品牌
 第T91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2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3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4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5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6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7版:品牌
 第T98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99版: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第T100版:品牌
第T24版: 向百年华诞交答卷   
本版新闻列表
2021年6月30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以新时代的辩证法写好沛县答卷·治理辩证法——零与全
这事办不办 群众说了算

沛县龙固镇和鱼台县老砦镇首场接边协商举行。

名词解释

沛县治理辩证法——零与全

“一定要让居民自己当家,不要替居民当家”,沛县以老旧小区改造为“试验田”,探索居民自治的基层治理新路径,总结出“零反对、全同意、好办事、办好事”基层治理“三字经”,以新时代的辩证法写好高质量基层治理的沛县答卷。

◎徐报融媒记者 李梦虎 于珑

沛县融媒记者 苗永乐

通讯员 闫伟 徐思春 肖畅 白峰

◆“要我改”变 “我要改”

所有的居民都同意改造,同意拆除违建,在这个前提下,施工队进驻一个老旧小区。这时,一户居民反悔了,施工队马上撤出。剩下的居民不愿意了,好不容易盼到的事,就这样黄了?反悔的那位居民成了大家重点交流的对象。第二天,这位居民主动找到施工队,赔礼道歉、请求施工……这是最近沛县老旧小区改造中的一个真实故事。

当下,老旧小区改造成为沛县百姓热议的话题,随着这项工作的推进,改造后的老旧小区面貌焕然一新,也让这里的居民笑容多了起来。

这项民生工程涉及32个老旧小区、9503户,自3月12日开展以来,就一直在群众的“监督”下进行——改不改、怎么改、好不好,群众的意见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位于沛城街道的迎宾小区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小区设施陈旧。居民郝大伟利用小区三角地带经营了一家130多平方米的早点店,听说小区要改造,他第一个自行拆除违建。“占用公家的地方20多年了,心里很明白,只要能让小区换个样,让我做啥都愿意。”郝大伟说。

“只要有利于小区改造的,群众都支持。”沛城街道党工委书记张伟说,“在这个问题上,群众已经认识到小家和大家的关系,懂得了舍与得的辩证法。”

沛县住建局组织沛城街道郝小楼社区、文华社区居民代表、物业公司召开改造方案优化反馈会。李广成就消防通道怎样设置提出自己的意见,被采纳;王先生提出将屋面防水纳入改造范围,被采纳;徐女士提出增加楼道灯,被采纳……

“我们不但要求改造方案征求居民意见,改造全程也接受居民监督,而且最后结果也要请居民打分。”沛县住建局局长潘序忠说。

为保证小区改造工程质量,沛县还鼓励小区业主委员会积极参与工程的日常监督,加强对施工现场的管理、督导,及时处理施工中出现的突发情况和居民意见。

“今年沛县老旧小区改造实施方案明确规定,必须成立业主委员会或物业管理委员会、必须100%业主同意改造、必须100%业主同意拆除违建、物业费缴纳率必须达到95%以上,同时满足了这4个条件,才会实施改造。”负责牵头老旧小区改造项目的沛县副县长王建说,从“要我改”到“我要改”,居民对居住条件改善的期盼得到充分释放,成为这次老旧小区改造工作最大的推动力。

◆“大套餐”变 “私房菜”

过去的安国镇朱王庄中心街,市场混乱,占道经营、乱丢垃圾等现象非常严重。

“群众想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沛县人大代表、安国镇朱王庄村党支部书记曹家厂告诉记者,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推行以来,他和其他代表多次到现场调研,最后将朱王庄中心街整治建议报给票决制领导小组,纳入候选项目库。“在人代会上,这个项目正式票决通过了。”曹家厂说。

经过整治,朱王庄中心街焕然一新。“看看现在的街道干净多了,垃圾每天及时清运,门头店招也统一规范,整体看上去真舒服。”在中心街市场做生意的黄广会说。

安国镇人大主席闫伟介绍,近年来,安国镇积极探索基层民主建设新路径,在全县率先推行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变政府“配菜”为群众“点菜”。

2021年,全镇共从20件候选项目中票决产生17件,目前正在有序推进中。

自2019年起,沛县全面推行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使镇人代会的内容更加丰富、代表议政更加积极主动、人大监督更具实效。民生实事代表票决制的推行让镇民生实事项目从确定、落实到开花结果的过程更接地气、更贴民意。

“通过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变政府‘配菜’为群众‘点菜’,进一步强化了人大代表与群众的联系,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真正将民生工程建在了群众的心坎上。”沛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兴涛表示。

◆“小协调”变“大协商”

前年起,徐州大力推进基层民主协商建设。之后,山东省济宁市也在推进这项工作。

沛县、鱼台、微山三个接边县应势顺时,三方分管这项工作的县政协主席互相走访、多次协商,尤其是接边镇的内部协商议事,让大家觉得效果不错,便决定将民主协商从推广运用到接边县区。

前年10月12日,沛县龙固镇和鱼台县老砦镇首场接边协商举行。“码头业主的供电、土地等手续,有的是江苏的,有的是山东的,取缔难度很大。按照民主协商程序,经过多轮反复协商,我们就违建码头的断电、断路、吊销营业执照等达成一致标准并联合执行。”龙固镇党委副书记孟立群说。

共识达成后,10家违建码头很快拆除完毕,未发生一起边界纠纷。

码头拆完了,协商议事还在继续。去年7月20日,龙固镇和老砦镇再次就码头复绿问题协商。最终形成“统一绿化、各自管理、不得私伐”的共识。如今,这里已经披上绿装。

接边联合协商开展以来,在镇级层面,仅龙固镇与鱼台县老砦镇、微山县张楼镇、南阳镇就召开了联合协商议事会议20余次,稳妥解决了码头清理、河道治理、道路修铺、项目用地等一系列涉边问题。在村级层面,污染防治、秸秆禁烧、湖田承包也是接边协商的热门话题。

从协调到协商,从握手到合作,接边地区已不再满足于“百年恩怨化和谐,微山湖上静悄悄”,又向着“接边联商铺彩桥,湖西老区唱新歌”迈进。

围绕解决苏鲁边界地区历史矛盾复杂问题,沛县通过和鱼台县、微山县充分协商,搭建起县镇村(社区)三级“有事好商量”联合协商议事平台,构建起信息联通、议题联审、成员遴选联商、结果联办、实施过程联调“五联”机制,按照“谁主张谁召集”的原则,推动接边联合协商深入开展。

“沛县深入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有效衔接,不断横向拓展协商面、纵向延伸协商链,探索培育了接边联合协商、界别行业协商、地矿联合协商等特色协商模式,推动基层社会治理质效不断提升。”沛县政协主席郝敬彬说。

◆“跑断腿”变“跑零次”

“不用出门,村里的网格员来到俺家,直接就帮俺把需要审理的证件办好了。”沛县杨屯镇杨屯社区居民李秀荣满意地说,“这个网格代办服务真是太方便了!”

李秀荣双腿高位截肢,平时家里有什么需要办理的大事小事,都是社区网格员燕立贤帮忙。今年3月底正赶上残疾证年检,燕立贤日常巡查时,上门拿着她的身份证、残疾证等材料,到杨屯镇为民服务中心帮忙办理了这项业务,没用一天就将审理好的残疾证交到了李秀荣手上。

杨屯镇通过“网格办”“掌上办”“热线办”等智能化手段开展“网格+代办”工作,让群众办事“不出镇”甚至“足不出户”就能办理便民事项,“最多跑一次”升级为“跑零次”。

杨屯镇党委书记王广浩介绍,杨屯镇是江苏省第二轮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杨屯镇坚持党建引领不动摇,着力推动“便民服务一窗口、综合执法一队伍、镇村治理一张网、指挥调度一中心”为主要内容的“四个一”改革,促进了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杨屯镇紧扣社会治理“网格化”,配备280多名网格员,其中党员占比71%,他们通过“一日双巡、错时服务”等网格化服务模式,使零距离、面对面服务成为常态,为群众提供点对点、个性化、精细化的优质服务。

在杨屯镇21个村(社区)科学划分的45个网格中,类似这样“小网格”服务“大民生”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通过一个个小小的“网格”,实现了基层治理的“有呼必应”。

不仅在杨屯镇,如今沛县以网格化管理为载体,以信息化平台为手段,通过网格化管理筑牢了群众的幸福生活,“网格”已然成为基层治理的“标配”。

目前,沛县建立纵向以涵盖县镇村三级为主,横向以党政群机关、文明单位、社会公益组织、社区、小区5个单元为主的新时代文明实践网络。

沛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彭浩表示,按照“一张网”“五统一”的要求,沛县整合党建、志愿服务、综合执法等部门网格,将全县网格划分为1109个,配备388名网格长和1180名专兼职网格员,实现网格化管理全域覆盖。

作为治理体系的“底盘”,基层治理大有可为。沛县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强化党建引领,用好辩证法,列好“方程式”,推动治理力量向前端、向基层延伸,打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更好地激发了基层治理的效能。

“居民对老旧小区改造的愿望是很强烈的,我们就要好好利用这个契机,引导居民自治;哪个小区居民全同意了,就从哪个小区开始改造;要让老百姓思想通,自己当家唱主角,不要替百姓当家,这样工作就没有障碍了,干部硬干不行,做好群众工作是干部的真本领。”沛县县委书记吴昊说,小区改造是民生,居民自治是政治,要把老旧小区改造的过程,变成干群关系深度联系的过程,变成基层群众加强自治的过程,变成老百姓自我提高、自我教育的过程,真正做出“体现民意、汇聚民力、匡正民风”的特色,探索出居民自治的基层治理新路径。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