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重点
 第04版:重点
 第05版:城市管理
 第06版:百年奋斗路 启航新征程
 第07版:关注
 第08版:焦点
 第09版:生态周刊
 第10版:专题
 第11版:专题
 第12版:艺术
2021年4月2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代人40多年的坚守
沛县湖西农场二分场王岭村村民王大亮一家义务巡护大运河

  王大亮每天巡河要往返10公里。
  每次巡河,都打捞回大量垃圾.

  ◎文/徐报融媒记者 于珑

  通讯员 王辉 张晓毅

  ◎图/徐报融媒记者 白雪

  通讯员 孔庆乐

  沛县素有大运河“江苏北码头”之称,大运河在沛境流经7个乡镇街道,绵延60余公里,至今已有700多年。大运河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古沛儿女,记录着时代变迁,书写着人间故事。

  沛县湖西农场二分场王岭村村民王大亮一家至今独居在大运河畔,三代人依水而居、守望运河已有40多个年头。在王大亮的家里,有件全家动员、每天重复做了近半个世纪的事,就是义务巡河,不仅保护了大运河沛县段的水质和环境,还先后挽救了17名落水游客的生命。

  义务巡河从未停止

  在运河沛县湖西段大堤东侧的一处防护林里,一大一小的两处废弃集装箱改成的住房,就是王大亮三代人的栖身之所。

  在离住所20米远的地方,大运河静静流淌,每当南来北往的运输船只经过,王大亮家的几只小狗就会跑至堤边,像打招呼一样“汪、汪”叫上几声,然后摇着尾巴回到主人身边。

  “每天5点起床,6点准时乘船巡河,南起鹿口河河口,北至800米大宽河,一去一回10公里。”4月26日上午,小到中雨,王大亮和妻子沈艳巡河返回集装箱。

  “打记事起,父亲就带着我到大运河边捡拾柴火、捕鱼为生,路上看到河边有垃圾、水面上有漂浮物,父亲就带着我清理。在父亲的影响下,保护运河环境成了我们全家人的自觉行为和生活习惯。小时候的运河水清澈见底,能看见鱼虾游动。渔民的家建在船上,喝河水,吃鱼虾,打鱼到哪家就在哪,生活朴素随性。”王大亮说起上世纪80年代的往事充满了留恋。

  “后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运河上运输船只逐年增多,两岸的生活垃圾、河面上丢弃的杂物也多了起来,大运河一天天失去了原有的本色。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无奈把全家人从村里带到大运河边搭棚子住下来。父亲在河边自制了小木船,每天摇着小船清理河面杂物,往返十几公里,直到去世。父亲临终时,曾叮嘱我要继续守护好大运河,这是咱的命根子。父亲走了,从2009年起,我和母亲开始义务巡河,再后来,妻子孩子也跟着巡河。每次巡河,都打捞回大量垃圾和水草,最多的一次打捞了800多公斤。”王大亮说。

  “十几年如一日,风雨兼程,义务巡河图个啥?”记者问王大亮。

  他说:“在大运河边生活了40多年,她像母亲一样陪伴我长大,看着我娶妻生子,见证着我的喜怒哀乐,我不忍心也不情愿看到她受到破坏,变得不堪!”

  制止排污挺身而出

  王大亮自小习武,父亲教给他的一套梅花拳打得行云流水、柔中带刚。

  “习武本是健身强体,但是面对坏人,这套本领是威慑坏人的最强底气。”王大亮回想起几次与破坏水环境者“过招”的事情。

  王大亮巡河第二年的一天傍晚,他乘船返回经过一座大桥下时,一辆大货车停在桥头,司机跳下车向四周张望,神色异常。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王大亮看到货车上又跳下两名男子,他们打开货车车厢挡板,先后抬下三只大桶,司机则迅速拧开盖将大桶倾倒,一股股恶臭的液体排下大运河。

  “停下,不能偷排,污染河水!”王大亮站在河中小船上朝20米开外的三名男子大喊。

  “管你啥事,你吃饱撑的,滚!”岸上的三人气急败坏地骂着脏话。

  “我管定了,再不停住,我就报警!”王大亮撑船靠岸跑过去正色道。

  “看你个穷样,有手机吗?再敢叽歪,我收拾你!”司机把烟头狠狠地扔向王大亮。

  “把烟头捡起来!把桶扶正,开车离开!”王大亮一把扭住司机的胳膊反转到其背后,司机疼得“哇哇”直叫,那两人见状赶紧求饶,三人在王大亮监督下把几只大桶抬上车后,逃之夭夭。

  12年来,王大亮几乎每天巡河往返10公里,遇到偷排污水、乱倒生活垃圾的事件很多,他总是上前劝阻,不少破坏环境者在其劝说下也很配合。

  有的企业听说王大亮多管闲事很难缠,曾托人找他说情,王大亮坚决不理,有个企业老板急了竟打电话恐吓他。他义正辞言地说:“爱护大运河人人有责,谁破坏她,我就跟谁过不去!”

  “咱沛县境内的大运河河段是南水北调的必经之路,人人都来保护大运河水质,也给国家的南水北调贡献了一份力量。”王大亮说。

  出征救援分文不取

  2009年,沛县大运河护河志愿者队伍成立之初,王大亮踊跃报名,成了志愿者小分队的一名队长。12年的巡河过程中,他不仅保护了大运河沛县段河水,还先后救助落水、轻生游客17人。2020年11月,王大亮被评为“江苏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

  每天早上六七点,王大亮会沿着河岸转转,看看河水有没有被污染、河床是否出现新的排污口、河道是否有渔网等捕鱼工具、岸边有无白色垃圾。为方便群众,王大亮还建成一个“大亮便民服务点”,免费为群众服务,平时只要有需要帮助的人,王大亮都会伸出援手。

  众多爱心人士纷纷加入到王大亮的队伍里。2019年4月,王大亮组建了“沛县极速救援队”,微信群里已有400多人加入。王大亮在巡河期间一旦发现险情,只要在群里发布,队员们就会迅速从四面八方赶去出手相救。

  2019年11月14日上午十点多钟,正在家中忙碌的王大亮,突然接到一个求助电话,原来是两条捕鱼的小木船被困在微山湖中,船上有5人。接到电话后,王大亮立即奔向岸边,跳到小机船上,开足马力驶向被困小船。

  王大亮说:“当时风比较大,浪有半米多高。我从小在河边长大,熟悉河的风向,我向他们大喊不要动,听我的都能活命。他们积极地配合我,将近一个多小时,才一一被救上来。”

  王大亮说,组建极速救援队是为了更好地守护运河平安,更方便快速实施救助。目前救援队伍不断扩大,每次接到求救,大家自己开车、自己加油、自己吃饭,不嫌脏不怕累,想方设法组织施救,满足受助家人心愿。有的受助家人为了表示感谢,给我们一些钱物,都被大家婉言拒绝了。我们是志愿者,义务服务,不收分文。

  爱上大亮爱上运河

  王大亮的妻子沈艳不在运河边长大,结婚之初对大运河畔的饮食起居并不是太适应,尤其是对王大亮执着义务巡河这件事更不能理解,两人常常生气吵架。十几年过去了,伴随着大运河日新月异的变化,沈艳由反对到支持,再到陪伴大亮巡河,爱上大亮,爱上运河。

  记者:你跟大亮怎么认识的,他哪点吸引你?

  沈艳:我们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的,当初觉得他憨厚老实,值得托付终身,半年后就嫁给他了。

  记者:你的家庭经济收入来源靠什么?

  沈艳:婆婆67岁了,跟我们一起生活。大儿子大专毕业,今年参军入伍了。二儿子正在上高中,节假日有时也跟着我们巡河。家里有10亩地,每年收种一茬麦子和一茬水稻,收入主要靠卖粮。

  记者:你怎么看待大亮义务巡河这个选择?

  沈艳:我们成家后的前两年,大亮每天外出巡河,顾不上家务,几乎天天吵架。娘家妈妈看见我就哭,说我嫁给了一个“没用的人”,只会巡河,不知道赚钱。有一次,大亮带我划船,他在河中的小船上突然单膝跪在甲板上,拿出一束油菜花向我表达爱意,还告诉我巡河是他这辈子放不下的追求,河水干净了,环境变好了,百姓的生活才能越过越好。慢慢地我理解了大亮守护运河的意义,他去巡河,我在家里种田、照顾孩子,一有时间还陪着他一起巡河,一起清理垃圾,虽然辛苦但感觉做得值。现在运河的环境一天天好起来,我已经爱上了运河,爱上了这里的花花草草。

  记者:你对大亮有什么期待吗?

  沈艳:身边不少的朋友、同学都发家致富了,嫁给大亮之后,我们也有很多机会外出创业,但是大亮离不开运河,他的梦想追求都在运河湖畔,巡河已成全家人的生活常态。我希望大亮能用自己的善行和坚持,带动更多的人守护大运河、保护大运河,让大运河的环境更好,让更多人前旅游观光……

  记者:大亮的哪件事最让你感动?

  沈艳:今年春节前,我给了大亮1000元,让他去买件新衣服,结果回家时却带来了一台挂浆机。他说木船装上充电挂浆机,巡河可以省时省力。以前摇船巡河来回需要五六个小时,回到家里累得精疲力尽。自从木船装上充电挂浆机,巡河时间缩短了一半。大亮心思都在护河上,他又打算攒钱买台无人机,说是可以扩大巡河范围、提高巡河效率。

  情怀让“要我干”变“我要干”

  ◎李梦虎

  2009年起,沛县湖西农场二分场王岭村村民王大亮在大运河沛县段义务巡河。这些年中,没人给他下达任务指标,没人为他制订工作计划,没人让他上交工作总结,没人对他绩效考核,更没人给他发放工资,媳妇给他1000元买新衣,也让他偷偷地买了挂浆机……

  12年来,他自带工具、自带工资、身居陋室、坚守河畔。12年来,他忍受委屈、不惧风险、自我管理、无怨无悔。他之所以能这样做,就是两个字——情怀!

  情怀,是一种自我加压的责任,是一种自我设定的使命,是一种自我确立的目标。

  有了情怀,能让我们在利益面前不下跪,在危险面前不低头,在困难面前不止步。

  有了情怀,能让我们在茫茫宇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心灵的归宿。

  有了情怀,能让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时刻刻,找到生活的乐趣,找到坚守的价值,找到前进的力量。

  有了情怀,能让我们不为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评价而改变前行的方向。

  有了情怀,能让我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让我们“任尔东南西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

  情怀,来自对信仰的坚守,来自对生活的热爱,来自对自然的敬畏,来自对自我的鞭策。

  有情怀的人,别人眼里的苦,是他心里的恣!

  情怀是可以传承的,也是可以感染的,王大亮从父亲手中接过守护大运河的红旗,妻子从丈夫坚守中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我们在他们身上是不是也能感悟到什么?

  如果说,坚守情怀是有功利心的,那这个功利心就是让我们在完成自我设定的使命中,感受到幸福,感知到力量,感觉到值得!从“要我干”变“我要干”!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