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3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4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5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6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7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8版: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08版: 严而又严 细而又细 实而又实 群防群控守护徐州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本版新闻列表
   2020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期待樱花开放时,去武大看樱花”
——一位跟随第一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的市儿童医院护士的期盼

  魏淼(右一)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魏淼到达武汉后,被安排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

  ◎文/图 徐报融媒记者 雷英

  2020年的大年初三,徐州市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副护士长魏淼,跟随第一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

  转眼,她已经在湖北武汉抗疫一线工作了半个月。工作之余,她和家人、朋友互通信息,相互鼓励,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在武汉一切都好!让我们一起加油!”对于这段时间的工作和生活,她感触很多。

  1月27日晚上10时14分,魏淼和队友们登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一路上,听着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她躺在卧铺上,一夜未眠。

  “最初报名的时候,心里只一个想法,一定要去!年三十,接到通知的时候,很激动,没有太多考虑。初二晚上八点接到单位通知,说初三就出发,让准备一个月的生活用品。因为没通知具体时间和车次,赶紧收拾行李,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出发前,医院领导又是叮咛、又是嘱托,同事们都来送行,我很感动!让我觉得,这不是自己一个人去战斗。直到火车驶出徐州,我才开始考虑将要面对的一切。”魏淼说。

  到达武汉的第一天,她和其他队友被安排在了武汉大学对面的一家酒店,条件还不错,每人一个房间。打扫卫生,收拾好行李后,她赶紧补了一觉。

  下午就开始参加培训,主要内容是学习防护服的穿脱,这项技能对每位医务人员都很重要,必须掌握。培训结束后,她被分配到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隔离监护室。

  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她穿上防护服,就深切地感受到了挑战。

  从一毕业,魏淼就在徐州市儿童医院工作,对于成人的护理工作并不熟悉,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属于当地医疗水平较高的一家医院,收治的危重患者较多。急诊隔离监护室虽然床位不多,但都住满了病人。大部分病人都是重症,生活不能自理,而且还有并发症。隔离病房内没有护工,家属也不能进入,大量繁重的工作都需要护士亲自来做。

  配药、打针、输液、吸痰、测血糖等等,这些常规治疗护理之外,护士还要给病人订饭、喂饭、翻身、帮助他们大小便……

  穿上防护服工作的第一天,对她来说很不轻松,连喘气、呼吸的时候都需要很用力,更别提要去应对那些繁重的工作;护目面罩起雾,刚戴上总觉得看不清,戴上厚厚的手套,手也不那么灵活。

  但是,再难,也要迎难而上。既然来了,又怎能退缩。

  早上8点进入急诊隔离观察室,下午3点从里面出来,忙碌一天,居然真的7个小时没有喝水,也没上厕所。里面的衣服,连同袜子都被汗湿透了。下班的时候,她累得感觉快要虚脱。

  “很多过去觉得不可能的事儿,现在我居然都做到了。” 魏淼笑着对记者说。

  一连几天,每天下班回到宾馆,打扫卫生、洗个澡后,就马上休息。为了补充营养,让自己体力更好一些,她每顿饭都尽量多吃一些。一顿早餐,有时会吃四个鸡蛋,在过去,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日常工作,除了压力大,强度高,对于一个异乡人来说,沟通也是问题。

  有的病人说一口浓重的湖北方言,刚开始她常常听不懂。和病人交流的时候,她只能靠猜,或用手势比划。实在不行的时候,还得请当地的同事翻译。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慢慢也能听懂一些。

  工作中,魏淼还发现,作为护理人员,除了为病人提供治疗和生活上的照料外,给他们做心理疏导,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项。

  很多病人刚到医院的时候特别紧张,甚至恐惧!

  有一天,120送进来一位四五十岁的女患者,她嘴里不停地问:“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活不了了?”呼吸急促,浑身颤抖,给她测了血氧饱和度,还算比较正常,说明她其实并不缺氧,也不属于呼吸窘迫。

  和这位患者沟通之后,魏淼才得知,这位阿姨和她母亲都感染了新冠肺炎,她们居家隔离。就在入院前,老母亲最后病重时,她拨打了120救护车,可是等医生赶到的时候,她母亲已经没有了呼吸,在家中去世了。因为悲伤和恐惧,她出现了呼吸窘迫症状,急救人员就赶紧将她送到了医院。

  在病人床前,魏淼鼓励、开导了好长时间。这位阿姨才终于平静下来。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你是哪里来的?”缓过劲以后,这位阿姨问她。

  “我,江苏徐州!”她一边帮这位阿姨挂水打针,一边回答。

  “哦哟,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敢来武汉!”露出一脸不可理解的表情。魏淼告诉她:“来的不是我一个人,是很多人,很多医生和护士。”

  “哦,谢谢你,感谢你们来帮我们!”这位阿姨转瞬间就红了眼,流下眼泪来。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在安慰这位阿姨的时候,她真正理解了一句话:医者,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每天除了去医院上班,就是在酒店休息。时间,在两点一线中度过。

  一周后的一天,忽然听说一起搭班的一个男护士好像发烧了,魏淼心里不由恐慌了一下。

  “每天除了在医院里护理病人,回到酒店洗完澡,休息的时候会关注一下疫情。看到确诊人数每天还在增加,心里感觉有些沉重。”

  第二天,医院通知他们去体检,做了核酸检测和CT检查。核酸结果当时出不来,但是CT结果显示,大家的肺都很正常,没有白肺,让她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

  又过了两天,魏淼上班的时候,看到媒体在采访一个人。她的名字叫郭琴,好像是之前在工作中感染了新冠肺炎,治疗康复后,她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而且很巧的是,她和魏淼排在了同一个班组。

  当天病人不多的时候,魏淼和郭琴聊了一会,聊过之后,前几日稍有些沉重的心情,顿时仿佛雨过天晴,对于战胜这次疫情,她又有了信心。

  在2月4日的一篇日记中,她这样写道:“听说武大的樱花特别美,百度了一下,三月中旬开花。期待,樱花开放时,大家可以摘掉口罩去看樱花!”

  记者回想起魏淼出征时和她的对话:

  “为什么要主动报名去武汉?”

  “我是学医的,而且是党员,肯定要冲在最前面!”一个柔软的声音里充满了力量。

  “那报名前,有没有先问下父母意见?”

  “不用问,他们肯定都会支持我。”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为什么这么笃定?从魏爸爸的口中,我们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我们一家四口人都是党员,单位能派她去,就是对她的信任,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圆满完成组织交给她的任务。”

  军人出身的魏爸爸,说话的口气像极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石光荣。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