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 闻
 第03版:今日徐州
 第04版:健康徐州
 第05版:徐州消防
 第06版:今日徐州
 第07版:今日徐州
 第08版:今日徐州
   2019年9月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未配钢枪,他也是名“排头兵”
——记抗战老兵、战地军医刘胜强

刘胜强老人讲述战斗故事。通讯员 祖三轩 刘燕 李明明 摄

◎本报全媒体记者 范海杰 通讯员 祖三轩 刘燕 李明明

战争时期,他曾追随贺龙元帅,经历过12次大战役,立功8次,获得十余枚荣誉奖章,是战地百姓的“救命恩人”;和平年代,他是支农运动捐赠拖拉机的带头者,是医疗战线的排头兵,是军休所交特殊党费最多的老党员。他就是96岁的离休干部刘胜强。

铁马冰河入梦来

“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给我的,和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做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呢?”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老人几度哽咽,“那些鲜活的生命在我眼皮子底下一个一个牺牲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1939年5月,16岁的刘胜强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义无反顾投身到抗日战争中,成为八路军的一名通讯员。不久,他又被派到前线战地医院,开展伤员救治工作。那时候,敌人的子弹经常从他耳边飞过,炮弹擦着头皮呼啸而过,而他专注于争分夺秒地进行抢救,不分昼夜地忙碌着。刘胜强说:“我那时年纪小,也不懂什么是害怕,一心只想救人。但我知道,只有战士少伤亡,我们才能打胜仗。”

刘胜强回忆,他永远也忘不了贺老总的教诲:“总有一天,我们的血汗不会白流,我们的日子一定能好起来。等到那一天,不要忘记今天的艰苦斗争,不要忘记这个国家遭受过的苦难……”时至今日,回忆起彼时情景,刘胜强仍然十分激动,“我一刻也不敢忘啊,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啊,不敢忘啊!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是国家的人!”老人的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

位卑未敢忘忧国

新中国成立后,刘胜强分别在西北人民医学院、第一军医学院、第四军医学院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坦克二师步兵团。

在工作学习期间,他一刻也不敢放松。“党和国家救了我们,战友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和平,像我这样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更要做一颗‘螺丝钉’,党和人民需要什么,我就要拿出什么。”

1955年,全国掀起农业合作化的热潮,党和国家号召支农助农,刘胜强二话不说,拿出家里几乎全部积蓄给生产队捐赠了一台拖拉机。刘胜强的老伴梁培菊说,她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这么多年,刘胜强的工资都是时刻给国家准备的。哪里受灾了,哪里生产需要了,甚至听说谁家困难,都要拿出来捐赠。“这些都是党和国家给我的,把我一个农村娃培养成为军医,给了我这么多荣誉,给了我这么高的待遇,我不能忘了贺老总的叮嘱,不能忘了共产党的恩情。”刘胜强认为,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

从部队转业后,刘胜强参与见证了国家波澜壮阔的发展建设历程,始终奋战在医疗战线上。

赤子情怀传家风

在纺织东路的宿舍里,刘胜强一住就是几十年,而周围邻居没人知道他是一位老八路。直到2005年赴京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活动,上了电视,邻居们才知道,刘老是位功勋卓著的老革命。

刘胜强离休后的生活很规律,关注时事新闻是他最大的爱好。直到现在,坐着轮椅、带着助听器也要听、也要看。他的子女和孙辈笑称:“老爷子是时事评论员,国家大事都要评论几句,拉上全家老小一起讨论。”在子女们的印象中,老父亲一直用行动默默影响他们,常跟他们说的“三不准”就是家风:不准夸耀过去,不准占国家便宜,不准只讲自家实惠,必须把国家和集体利益放在首位。

刘胜强的3个子女,没有一个在他任职过的单位工作。在医院任院长期间,子女本有机会分配到医院工作,刘胜强却说:“我要是照顾亲属,群众怎么想?我是党和国家培养出的干部,要讲原则。”

刘胜强的子女也都踏实工作、朴实做人,用他们的话说,虽然没做出什么大事业,但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单位、对得起老父亲、对得起自己。“三不准”家风正是积淀在刘胜强身上的赤子情怀。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