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今日徐州
 第04版:健康徐州
 第05版:今日徐州
 第06版:今日徐州
 第07版:今日徐州
 第08版:放鹤亭
   2019年5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好事,绝不半途而废』
一家人接力捐助乡村小学三十八年


◎本报全媒体记者 胡明慧

73岁的秦淑华是在半年前得的病。谁也没想到,一直那么健康的她,会病得那么重。从去年10月因脑梗送医院急救被检查出脑血管瘤后,由于病灶位置不好,手术风险高,只能进行保守治疗,曾经热爱旅游、热爱社团活动的她,如今吃饭、起身、上厕所都需要爱人帮助,说话也越来越不利索了。

可病床上的她,却有两件事一直挂心不下。一件是欠下的几千元药钱还没付清,一件是给吕梁小学的捐资助学款又该到了汇款的时候了。提起这事,秦淑华老伴刘继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每年5月中旬,我们都会准时把捐资助学的钱打给吕梁小学,之前是1000元,去年涨到了3000元,后来老伴得了病,我几乎全天候陪伴服侍,去医院、办医保手续,都得请人来看护后,才能抽闲暇时间去,办完事就得立马赶回来。要不是老伴提醒,这钱我可能今年真的就忘记汇了。对于那里的孩子,她一直记挂着。”

给吕梁小学捐款,原本是刘继民从父亲那儿接棒来的“任务”。刘继民的父亲刘长久出生在铜山区原吕梁乡(现属伊庄镇)倪园村,从小在吕梁上小学,后来到市里学徒,继而成了家落了户。虽然少小离家,但刘长久对家乡的感情却格外深厚。1980年,刘继民从北京卫戍部队退伍回乡,父亲便陪他一起回吕梁看望爷爷奶奶。这次故地重回,刘长久老人专门去当年就读的小学探望。可看完后,他的心却一直放不下来。那时,吕梁小学学生的学习环境之艰苦,看得让人揪心。所谓的教室不过是几间茅草房,学生们上课甚至还得从家里自带板凳上学。看到这些,刘长久决心为家乡的孩子做些什么。

作为一名普通的职工,那时,刘长久老人和老伴每个月的家庭收入不过50元,但老两口却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省下分分角角,一个月凑足10元钱,定期给吕梁小学购买学习用品送去。刚刚工作的刘继民很多时候便承担起“车夫”的工作,骑自行车把东西送到几十里之外的吕梁。与此同时,刘长久老人还决定,每年积蓄100元,攒够1000元,一起捐赠给学校,“希望能派上些用场”。

1989年,刘长久老人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10年攒下的1000元捐给了吕梁小学。此后,老人每年捐款1000元,一直没有间断过。1994年初冬,刘长久老人以及老伴和父母,因煤气中毒撒手人寰。刘继民兄妹4人把父亲的承诺当作“遗产”继承了下来,“父亲走了,但他想完成的心愿,咱们得帮他完成。父亲留下的家风,咱们得传承下去,这样也算是尽到了未尽之孝。”

作为刘家的一员,秦淑华是刘继民接棒父亲继续做好事的坚强后盾。“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算好,弟弟、妹妹各家都有各家的困难,每年1000元的捐助,我作为家里的老大,大多数时候,得承担的更多,对于这,她从来没有怨言,还主动帮着给孩子们买各种各样的学习用具,退休后,跟我一起去给孩子们当校外辅导员。她是真的把那里的孩子当自己的孩子看。”刘继民哽咽地说。

在刘继民的捐资助学本的前半部分,记录着38年中,这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捐助的5万多元钱的去处。它温暖了百余名贫困学子的心,照亮他们前行的路。本子的后半部分,记录着半年多来,朋友们给秦淑华治病捐的款,“我没有告诉学校,怕学校知道来看望,给他们添麻烦,也没有告诉过以前捐助过的任何一个人,对他们的捐助,我是不求回报的。虽然老伴这病花了六七万元了,但给吕梁小学的资助,我们只要有能力,会一直继续下去的”。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