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今日徐州
 第04版:今日徐州
 第05版:今日徐州
 第06版:放鹤亭
 第07版:今日徐州
 第08版:徐州教育
   2019年4月1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麦绿深沉


◎吴晓明

人们一般会把春天说成绿色,夏天说成红色,秋天说成金色,冬天说成白色。那么,在这幅员辽阔的华夏大地上,有没有绿色的冬呢?

回答肯定是有的,并且会有不少人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这冬天的绿,不仅海南、云南有,广东、浙江也有啊!然而,我要说的却是我的家乡,地处我国东部沿海中央的苏中平原。

这绿,不是那一株株小草、一棵棵树木,也不是那一片片叶子,而是来自平原大面积播种的冬小麦。

苏中平原是我国小麦的主产区之一。我的家乡在江苏省中南部,站在田边上放眼望去,东边是麦地,西边是麦地,南边是麦地,北边也是麦地,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到处都是麦地。尤其令人惊叹的是,无所不在的麦绿与你紧紧相随,任你左冲右突,怎么也摆脱不了绿色的包围和抬举,整个人就好像一跤跌进了绿色的世界里。

我,当过农民,种过小麦,对小麦的生长过程是熟悉的。小麦播种后要不了几天,钻出来的嫩芽细细的,呈鹅黄色,如一根根直立的麦芒。麦芽锋芒初试的表现是枪挑露珠,若在此时,你早上到麦地里去看一看,就会发现,每一根麦芽的顶端都高挑着一颗露珠。露珠是晶莹的,硕大的,似乎随时会轰然坠地。但有些麦芽犹如枪刺一样,把露珠穿得牢牢的,只许露珠在上面跳舞,不许它掉下来。露珠的集体表演使整个麦田变得白汪汪的,似乎是静态的,宛如凝固的湖泊,又似静远的云带。

可是,麦芽过不了多久,便轻舒腰身,伸展开来,由麦芽变成了麦苗,也由鹅黄变成了绿色。初绿的麦苗并没有马上铺满整个麦田,一垄垄笔直的麦苗恰如画在大地上的绿色格线,格线与格线之间留下一些空格,那就是浅黑色的土地。这时节还没有入冬,麦苗像是抓紧时机,根往深处扎,叶往宽里长,很快就把空格写满了。麦苗的书写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绿,横看竖看都是绿,绿得连天接地,一塌糊涂。我不想用绿色的地毯形容家乡麦苗的绿,因为地毯没有根,不接地气。而麦苗的根源很深,与大地的呼吸息息相通。我也不想用草原的绿形容麦苗的绿,草原的绿掺杂有一些别的东西,绿得良莠不齐。而大面积麦苗的绿,是彻头彻尾的绿,清纯的绿,绿得连一点儿杂色都没有。

不仅如此,麦苗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它能够抵抗严寒,霜刀雪剑都奈何它不得。

存了心思,就得慢慢看。通过观察,自然让人生疑、纳闷,麦苗外表看似柔弱,似乎是弱不禁风,应该不是寒霜的对手呀。但在现实中,它的生命力极强,寒霜的袭击与出手不但不能使麦苗变蔫,麦苗反而意气风发,显得更有精神,特别是身上的颜色和站立的姿势都不会因此而褪色与改变。

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真正构成威胁的,或者说对麦苗形成持久考验的是冬天的雪。大雪不但构不成对麦苗的威胁,反而使麦苗得到恩惠,每一场雪化之后,麦苗都会绿得更加深沉,更加厚实。

我每次回到家乡,都会沿着田间小路,到麦田里去走一走。绿色扑面而来,仿佛连空气都变成了绿色,整个身心一下子便融入到了那片绿色之中。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