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 闻
 第03版:今日徐州
 第04版:今日徐州
 第05版:徐州警方
 第06版:西出阳关有故人之援疆篇——
 第08版:今日徐州
 第09版:今日徐州
 第10版:今日徐州
 第11版:放鹤亭
 第12版:公益广告
   2018年10月1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世相
老王的粥铺


◎杲硕

记不得第一次见老王是什么时候了,只忆得当时背着“床前明月光”,被爷爷牵到一家早点铺。铺前横着一口铁锅,一个健壮的男子持勺搅拌着锅中的物体,热气腾腾,因此不大能看清他的脸。

“老王,两碗热粥!”男子听到爷爷的喊声,拉下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端上两碗豆浆。我拿筷子搅了搅,这“豆浆”竟却是黏稠的。老王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这叫热粥,本就是越稠越香。”

我抬起头,没有热雾的打扰,才看清了老王的面容。老王脸型偏方,皮肤黝黑,活像电视中骇人的钟馗。爷爷后来告诉我,老王已六十多岁,可当时看来却是四五十岁的样子。

我在一旁喝热粥,爷爷与老王聊起了家长里短,从那以后,我便爱上了这个叫作热粥的食物,也成了老王店里的常客。

我每次去店里,只要不忙,老王就会放下手中的活计来逗我,用他极粗糙的手摸摸我的头,讲两个笑话,给我逗得呵呵笑,他也在一旁看着笑,我俩活像一对忘年交。他的店里有一块小板,用来记录每天的收支,偶尔赊账的也会自觉在小板上“题名”,奇怪的是,老王从不管这些账目,却很少有人欠债不还,兴许是怕这“钟馗”率着天兵讨债罢!我也曾问过老王,他和爷爷是老乡,他说乡里人都实诚,很少欠债,进而又把话引到乡里生活上了。

上了初中,因住校的原因,每周也就只有一次喝热粥的机会,我便趁着这珍贵的机会和老王聊聊天,他说物价涨了,房价涨了,越说越激动,那样子像极了灶上烧开水的水壶,仔细回想,他的热粥从不涨价,顾客也日渐稀少,每日的盈利也只够维持生计,发发牢骚也情有可原。

后来我考进高中,搬离了爷爷家,也再没去过老王的粥铺,其间也喝过别处的热粥,却都跟水一样稀,没有老王热粥的香醇。

前些日子回家看爷爷,问过好我便冲去找我的“忘年交”,谁知粥铺竟已成了一家土菜馆,老王也不知去向。我问老板“老王呢?”“老王?哪个老王?”“就开粥铺那个”“粥铺?这早没有粥铺了。”我叹了一口气,喝了他几年的粥,如今人去楼空,我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

以后兴许喝不到这么香的热粥了,我的那位忘年交现又身在何处呢?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