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 闻
 第03版:今日徐州
 第04版:今日徐州
 第05版:徐州警方
 第06版:西出阳关有故人之援疆篇——
 第08版:今日徐州
 第09版:今日徐州
 第10版:今日徐州
 第11版:放鹤亭
 第12版:公益广告
2018年10月1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浮世
心有戒手有尺


◎汉风

年少的时候,我最崇拜的人是鲁迅先生。我对他的很多作品都能熟读成诵,特别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几乎可以倒背如流。在文章中,鲁迅回忆了在三味书屋读书时的美好生活,而他的启蒙老师寿镜吾先生以其严厉的形象在鲁迅的生命中镌刻下深深的印痕。寿镜吾以严肃、正直、博学著称。在鲁迅的记载里“他有一条戒尺……也有罚跪的规则……”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戒尺”。戒尺是旧时私塾先生对学生施行惩戒所用的木板。大部分功成名就的人物都曾尝到过戒尺的滋味。被我们称作“国父”的孙中山在私塾中接受启蒙教育时,最难忘的是先生的戒尺。近代著名出版家邹韬奋小时候给父亲背诵《孟子》,一卡壳就要挨一下戒尺,半本书背下来,右手掌被打得发肿,陪在一旁的母亲却哭着说“打得好”。在很多学子的记忆里,戒尺是教育的威严,是老师的尚方宝剑,是自己学习想偷懒时的震慑工具。

清朝末期,随着西学东渐,传统学问在新式学堂里逐渐式微,私塾制度以及千万塾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让莘莘学子心存敬畏的戒尺也随之杳无踪迹。戒尺没了,但是老师手中用来惩罚学生的工具并没有消失,教鞭、小竹棍、细木条,甚至板书时剩下的粉笔头,都能派上用场。老师惩罚学生那时不仅被视为天经地义的事,甚至被家长看作是对自己孩子特别的爱与关怀。

我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出生于徐州城东南一个叫堰头的小村庄。我没有上过幼儿园,童年的记忆只有天上的银河、田里的庄稼、河塘中的游鱼、村舍里的鸡鸣狗叫……八岁那一年,父亲领着我去村子里的小学校上学,见到老师的第一面就说:“我把孩子交给您了。不听话就使劲地揍!”我顿时对老师升起了敬畏之心,知道若不好好读书定会从老师那儿吃苦头。小学三年级,我因为逃课第一次尝到了被罚的滋味。我的启蒙恩师宋庆中先生狠狠扭了我的耳朵,并且罚站一节课。放学回家,父亲发现我的耳朵红了,问其缘由,如实相告,没想到父亲又对着我的屁股着实一顿打。从此之后,我长了记性,知道怠惰偷懒,必受惩罚,再也不敢犯错了。

到了我自己大学毕业做老师的时候,每次上课除了一本书和一个备课本,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显示教师威严的教具了。学生们犯错误,只能是批评和训导。这种方法对于自尊心强一点的孩子还有作用,对傲慢无礼或者自暴自弃的学生不仅没有任何益处有时还会逆反。再后来,教育领域悄然兴起“赏识教育”“激励教育”这些新潮流,孩子们在课堂上哪怕是什么都不会抢先举个手,也能得到老师的一朵小红花,放学的时候很多孩子的前额上都贴满了花儿。

在“赏识教育”的潮流中,在网络大肆渲染与家长们集体的声讨声中,老师们慢慢放弃和根除了惩戒的想法。很多有良知、有担当的老师无奈地仰天长叹:“由他去吧!”在这声长叹里,我开始思索如何让教育少一点遗憾,让教学多一点温暖,让老师增一些责任。于是我又想到传统教育中老师们手里的戒尺。戒尺——这个名字起得好!《说文解字》中云:“戒,警也。从人,持戈,以戒不虞。”指人持戈警戒发生意外情况,引申为防止行为、语言、思想上出现过失。尺,法度、标准也。戒尺的本意就是让我们做人处事时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并在不合于法度或标准时给以惩罚以示警戒。立规矩、定方圆,这正是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需的。

以“弘扬传统文化,温暖世道人心”为宗旨的彭城书院为老师们每人准备了一把戒尺,并在今年的开笔礼上通过“授戒”仪式,以向家长与孩子传达书院的意旨,显示教师的威严。戒尺上铭刻《师说》全文,这是对全体老师的期待。

心中有戒,方可谨言慎行,去恶扬善!心中有戒,才会敬畏三尺讲坛,仁爱身边的弟子!心中有戒,就不会贡高我慢,无法无天!

手中有尺,就是要注意方式方法,自己做事有标准,惩戒学生有尺度。手中有尺,就不会意气用事,就不会以任何理由放弃对孩子们的责任!愿所有的老师都能用好手中的戒尺,谨记“心有戒,手有尺”。做一个德才兼备传道授业的师者;做一个助力“弘扬传统文化,温暖世道人心”事业的仁者;做一个为国家昌盛民族富强添砖加瓦的能者!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