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第02版:徐州要闻
 第03版:徐州360
 第04版:徐州360
   2013年4月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18年陪伴72位无名烈士


  ◎本报记者 单亮

  

  陪伴着、守护着72位无名抗日烈士,今年85岁的老人张悍华坚持了18年,义务看守陵园6000多个日夜。

  推却报酬丰厚的民办副校长职务,夜里仗剑守护烈士陵园,自己出钱出力维修,亲手迁移烈士遗骸……张悍华用自己的情感与坚持,赢得了人们的尊敬。

  感情

  1941年12月25日,八路军黄河支队特务连在沛县张堤口村遭遇日军。百余名八路军战士在装备精良的大批日军围攻下,经过10多个小时的奋战,最终只有48人成功突围,72人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后,当时年仅12岁的张悍华和乡亲们一起,掩埋八路军战士的遗体。那些牺牲的战士大多只有十八九岁,张悍华既敬佩,又感到痛惜。从小生活在“红色家庭”的他,对八路军有着特殊的情感。张悍华的父亲、伯父都参加了“农救会”,二哥是民兵,他自己则是儿童团团员。

  对72位烈士的情感,张悍华一直埋在心中。1995年,已从中学校长岗位上退休的他,听说烈士陵园需要一名管理员,就主动申请。张悍华说,他对烈士们有感情,也觉得自己适合这个工作:陪伴烈士的同时,还能更好地教育下一代。

  对于张悍华的选择,老伴和几个子女都有意见:没有一分钱报酬,而且一个堂堂退休校长到陵园看大门,没有面子。张悍华给家人做思想工作时,总是很动情:现在能娶妻抱子,有吃有喝,日子过得幸福,更不能忘记牺牲的烈士。他们年纪轻轻就献出了生命,我看个陵园,还不是应该的吗?

  因为感到光荣,张悍华从没计较个人的付出和金钱上的得失,更没有在6000多个夜晚感觉到孤独:“这么多年,我夜里一个人住在陵园,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有的只是亲近感。一些烈士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的眼前。”

  责任

  看护烈士陵园,张悍华坚持每天打扫卫生,修整花草树木……张悍华说,得把陵园弄得有模有样,宁愿自己掏钱出力,也不能愧对烈士。

  让烈士陵园树木常青,张悍华义务植树上千棵。原来的陵园不到8亩地,地势低洼,不少花草树木被淹死。补种树木,张悍华找附近的学校、村庄募捐一部分,自己再买一部分。陵园改建前只有四间平房,其中两间是展览室。房屋年久失修,张悍华就买来砖瓦,爬上屋顶仔细检查修补。

  烈士陵园附近当时没有住家,张悍华担心墓碑、树木遭到破坏,晚上就守在陵园,一间15平方米的简陋平房,一住就是十多年。

  清明节、国庆节的时候,张悍华总是要把陵园精心装点一番。装点陵园、安排祭扫、给学生们解说,张悍华每次都得忙碌十多天。

  “那几年确实困难,一个月的退休工资才700多元,一年花在烈士陵园的钱就有2000多元。守陵园是没有钱,但我不能因为两个钱,就不管这些烈士了,我感情上着实过不去。”张悍华说,看守陵园这么多年,也累过、也委屈过,但和烈士们相比,自己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

  心愿

  2009年,江苏省实施“慰烈工程”,烈士陵园开始扩建并被正式命名为沛县革命烈士陵园。当时年过八十岁的张悍华每天在工地上奔波,参与大大小小的施工……

  72位烈士的遗骸要迁移到新建的墓穴,张悍华担心别人不细心,坚持自己干。“我下到一个个墓穴,亲手把烈士们的遗骸迁走,一块骨头都没有漏下。”张悍华说,当时是初秋,他一口气干了5个多小时。新建的墓穴没有完成,陵园的围墙也没有建好,张悍华一夜没睡,守在烈士遗骸旁,唯恐烈士的英灵受到打扰。

  如今的烈士陵园,纪念碑高耸肃穆,烈士墓碑整齐排列,绿树繁花映衬,这让张悍华很是欣慰。

  尽管陵园又多了两个人照看,但张悍华依然忙碌着。在历次战斗中牺牲的沛县籍烈士,现记录有1571人,不少烈士正在被家属带回故乡,张悍华张罗人帮忙,还要给家属们介绍陵园的情况。

  72位烈士当年都没有留下姓名,也不知道他们家在何处,这是张悍华一直的遗憾。老人说:“这么多年了,他们就静悄悄地躺在这里,我每次想到这个就觉得难受,我这辈子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寻访烈士的姓名。”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