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5日 按日期查找
A37:地理志·深读徐州
本版主要新闻  
接上版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
(战略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
徐州日报社主办
徐州日报 | 彭城晚报 | 都市晨报 | 中国徐州网
返回主页 |版面导航|标题导航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接上版

2014-11-15

  出版,足见德国宪法学界对他的重视。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律研究所客座教授、台湾司法院大法官陈新民在《惊鸿一瞥的宪法学彗星——谈徐道邻的宪法学理论》一文中写道:“徐道邻先生早年在德国专攻宪法学,并且在人才辈出的德国法学界里,曾经博得盛大的声名……(他的)这两篇论文,不仅德文措辞精细、晓畅,尤其所援引的文献特别严谨、广博,实在无法令人相信是出自于一位当年仅25岁的‘非德国人’之中国法学家之手……1972年,德国学者W·费德勒出版《社会变迁,宪法变迁与诉讼》一书,认为徐氏与业师西门教授是对宪法变迁问题讨论最深入之学者……自徐氏之后,迄今德国学界再也无人以‘宪法变迁’为题撰写专书,可见得本问题之深奥、抽象。”

  商务印书馆学术出版中心政法编辑室王九渊在《法学大家徐道邻——幸与不幸的变奏》一文中说:“20世纪华人在欧美著名大学完成的博士论文之中,居于尖峰地位的还有徐道邻的柏林大学博士论文《宪法变迁》……在徐道邻后,德国学界再也无人以《宪法变迁》为题撰写专书,可谓后无来者。原因固然在于问题本身的深奥抽象,但亦是作者讨论深入难以超越所致。”

  抗战时期曾任西南联大政治系主任,上世纪六十年代任哈佛大学研究员的著名学者张佛泉在1954年出版的经典之作《自由与人权》一书中写道:“瑞士学者Werner Kagi在《宪法作为国家之法的基本秩序》(1946)一书中,曾征引或建议参阅徐氏(道邻)此文(《形式主义与反形式主义的宪法概念》)及《宪法变迁》一书达17次之多。徐氏两著之重要,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徐道邻有关宪法学的著作,仅有上述两篇。因此,在民国宪法学界,他只能是一个先驱者的角色,而无法成为“巨擘”。陈新民在《惊鸿一瞥的宪法学彗星——谈徐道邻的宪法学理论》一文中说:“吾人不禁慨叹为何徐氏自1931年冬归国后,却未能再发表类似的鸿文,也没有留下有关宪法学理论的著作,以至于丧失了造成一方重镇之机会……近30年时间,整个中国宪法学界仅有寥寥数人,如钱端升、张知本、王宠惠等独撑大梁。而受过德国严格法学训练且才华横溢的徐氏却不与焉,恐怕是中国宪法学界的天大损失!” 

  

  著述等身的学者

  那么,徐道邻为什么终止了本来可以大有建树的宪法学研究呢?

  徐道邻回国后,被蒋介石延揽到身边,于1932年春任国防设计委员会秘书。后历任行政院参议兼司法组主任、中华民国驻意大利使馆代办、国防最高委员会参事、考试院考选委员会委员兼甄核司司长、行政院政务处长等职。

  抗战胜利后,徐道邻为报杀父之仇,辞去公职,于1945年11月向军委会和重庆北碚地方法院控告冯玉祥和张之江。当时冯玉祥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徐道邻的控告自然不会有结果。

  因此,陈新民推测:“抑或是由15年多彩多姿却不甚得意的从政生涯,使得道邻先生对与国家政治甚有关联的宪法学理论,也觉索然无趣,而不欲再续前学?”

  控告冯玉祥的风波过后,徐道邻于1946年春天受聘为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此后,虽亦曾应友人之邀,短暂地出任过台湾和江苏省政府秘书长,但其人生志趣,已经完全转向学术。

  作为一位学者,徐道邻浸淫最久,成就最高的领域,是中国法制史的研究。

  1943年7月,徐道邻在重庆完成了他在中国法制史领域的第一部专著《唐律通论》,并于1945年5月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关于这部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余钊飞在《为往圣继绝学——评徐道邻先生〈唐律通论〉》一文中介绍说:“国难之际,烽火之间,在陪都重庆歌乐山下,有一位忧国忧民的学者,在‘山居僻塞,典籍渺然’的困境中奋笔著书,他就是著名法史学家徐道邻先生,他在此完成了著名的《唐律通论》。在该书中,先生对集我民族精神和文化特性之大成的一代名典《唐律疏议》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评论分析,数十年后读来,仍觉字字珠玑……它仍然是我们研究唐律的最好入门书之一。”

  在学术界,徐道邻还被誉为宋代法制史研究的一位先驱。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中,陆续发表了《宋律中的审判制度》、《宋朝的县级司法》、《宋朝的法律考试》、《宋朝的刑书》、《宋朝刑事审判中的复核制》、《法学家苏东坡》、《东坡常州和扬州题诗案》、《鞠谳分司考》等十多篇论著,并出版有《中国法制史论集》、《中国法制史论略》等多部专著。

  徐道邻的学术贡献,并不局限于宪法学和法制史研究领域。他不仅是最早向国内介绍“语意学”和“行为科学”的学者,而且据徐樱回忆:“三哥在国外虽然是以法律头衔闻名,而他所授的课程则是经、史、词、曲,文科居多……所授的课中有:庄子、论语、琵琶记、窦娥冤、西游补、诗经、东坡词、苏诗、清行政名词等……他在学术著作方面有大大小小八十余项,包括哲学、文学、法律、历史各部门。”

  如此看来,“著述等身”一词,用在徐道邻身上,一点也不过分。

  

  一代学人的最后归宿

  上个世纪50年代,徐道邻在台湾大学和东海大学讲授中国法制史和唐律,兼授中国政治思想史与综合社会科学等课程。1962年7月应聘为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教授。后相继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1970年2月重回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任教。

  1973年12月24日,徐道邻因心脏病突发,在美国西雅图病逝,享年67岁。身后遗有二子:小瑞、小珂;三女:小虎、小玉、小瑜。孙子女8人。

  

  参考书目:任荣喜《中国宪法学发展30年》、余钊飞《为往圣继绝学——评徐道邻先生〈唐律通论〉》、陈郁如《宋代法制史的研究先驱——徐道邻先生》、陈新民《惊鸿一瞥的宪法学彗星——谈徐道邻的宪法学理论》、张佛泉《自由与人权》。

  连线时空 深读徐州 文化·地理每周六出版

  编辑电话:13952205023 邮箱:pcwbzj@163.com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