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 按日期查找
A59:地理·徐州志
本版主要新闻  
我记忆中的元宵灯
董其昌一字千金
“蛙鱼”考略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
(战略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
徐州日报社主办
徐州日报 | 彭城晚报 | 都市晨报 | 中国徐州网
返回主页 |版面导航|标题导航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蛙鱼”考略

2012-02-04

  文卢润生

  蛙鱼,是徐州民间小吃的一种。未详创自何时,亦不知何时以“蛙鱼”一词名之。

  尝阅《徐州日报》2011年8月12日刘皓先生《那碗蛙鱼》一文,作者自称经研究发现,“蛙鱼之‘蛙’字不过是‘挖’的讹传”;且由其制作流程考知,“如同从凉粉上‘挖’出了一条条银灰色的小‘鱼’,蛙鱼便由此得名了。”此种臆断,若作俗间一笑则可;若为学术,则过于随意了些。为杜谬传,笔者就该词略作小考,以张其实。

  笔者初步查检了当代徐州方言专著。李申先生在《徐州方言志》将该词记作“瓦鱼子”,其词义有二:“一种形同小鱼的面食;凉粉的一种,形同上。”苏晓青、吕永卫二先生在《徐州方言词典》则记作“瓦鱼儿”,又作“瓦鱼子”,其义项与李申同。

  再经考索历史文献,发现“蛙鱼”一词,至晚于西汉既有,且时人确以此物为食,只是所食者乃青蛙。《汉书卷六十五·东方朔传》载:建元三年,武帝耽于游猎,欲圈民亩为上林苑,朔在旁谏言称,南山“土宜姜芋,水多鱼,贫者得以人给家足,无饥寒之忧。”唐颜师古注:“,即蛙字也。似虾蟆而小,长脚,盖人亦取食之。”,又写作鼃和蛙。

  李时珍《本草纲目》第四十二卷虫部,将蟾蜍、蝦蟆与蛙分列之,以为它们不同属;前二者多以入药,而后者虽也入药却常作俗食。他在“蛙”的子目下说:“南人食之,呼为田鸡,云肉味如鸡也。又曰坐鱼,其性好坐也。按《尔雅》蟾、蛙俱列鱼类。”又说:“田鸡、水鸡、土鸭,形称虽异,功用则一也。四月食之最美,五月渐老,可采入药。”据此可知,至少到西汉时,普通百姓即以蛙鱼为常食,即便帝王也爱这口鲜儿。此俗历代不衰,以至于今。其词则写作“鱼”,或可作“鼃鱼”、“蛙鱼”。

  蛙鱼即青蛙,则是十分清楚的了。然而,此蛙鱼与徐州小吃蛙鱼又有何缘?众所周知,蝌蚪是青蛙的幼仔,自然也归蛙蟆之属。崔豹《古今注》称:“蝌蚪,蝦蟆子也。……一名玄鱼”,因其肤色黧黑,故名。而徐州方言称蝌蚪作“蝦蟆蝌子”,实一语明的。《本草纲目》则在“蛙”的子目之后专门开列“蝌蚪”一目,言“俚俗三月三日,皆取小蝌蚪以水吞之,云不生疮,亦解毒治疮之意也。”可见蝌蚪,也是民间常食的防病养生之物。

  笔者尚忆少时闻见有寻食蝌蚪以治病的案例,只是如今一是在城乡大规模开发之下,已愈来愈难觅其踪迹,二是这种土法渐被现代医学取代。那么,人们既以青蛙及蝌蚪为食,久之,或许顺而也就将蝌蚪并作蛙鱼之称了。

  古人既久有食用蛙鱼的历史,民间又不知始自何时发明出一种形如蝌蚪状的凉粉食品。于是,某位智者突发联想,将这大小、形态、色泽以至滑溜溜体感而酷似蝌蚪的食物,借蛙鱼之名以命之,既形象,又生动。《徐州市志第五十九卷·方言》所收“瓦鱼子”一词的释文“凉粉的一种,形同蝌蚪”,恰与笔者之意契合。至于那种形如小鱼状的面食也名为蛙鱼,恐怕是因其形状也类如蝌蚪而推衍附会的结果。随着人们多呼青蛙为田鸡、水鸡等,蛙鱼一词之于青蛙则逐渐被人们遗忘,该词的原始义也最终失落。然而,曾几何时转移到徐州小吃之上的“蛙鱼”一词,则生发出新的语义,使这一古词语仅在徐州饮食文化中沉淀、保存下来;而“蛙”字的音调,也逐渐由阴平转呼为上声。

  如此看来,蛙鱼,作为词汇,由来已久,其词义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变化而有所损益。由于原词的真相被久远的时空所隔离,两千多年、也许更久,一直被人们忘却。现在我们知道:蛙鱼,就是徐州民间凉粉及面食小吃之一的本词,“蛙”字就是该词的本字,写作“挖鱼”才是讹误。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