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欠700余万 申请“个人破产”
睢宁法院全省率先开展“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执行不能’案件退出”试点

日期:[ 2019年11月4日 ] 版次:[ A05 ] 版名:[ 身边事·城事 ]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10月31日下午,睢宁法院召开关于刘某“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执行不能’案件退出听证会”。刘某作为被执行人案件共26件,总欠款为717万余元,执行到位金额228万余元。法院经调查,今年65岁的刘某别无其它财产可供执行,且已丧失劳动能力,该案件具备退出条件。睢宁法院依法召开听证会,合议庭评议后将启动公告程序,刘某涉及的20多件案件将退出执行程序。

  717万余元债务只偿还228万余元

  “本人在此郑重承诺,我作为被执行人案件共26件……在进入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案件退出程序后,我将完全按照法院的要求完成相关义务……”10月31日下午,睢宁法院第二法庭,刘某当庭宣读了承诺书。刘某表示,如有剩余收入,将主动履行义务。对于申请人刘某的承诺,被申请人表示,刘某确实无力清偿全部欠款,他们对此没有异议。

  对于债权人的理解,刘某也当庭表达了对债主的歉意,以及对睢宁法院的感谢。主审法官表示,合议庭评议之后,将对外发出公告。

  听证会后,刘某讲述了自己无力偿还欠款的原因。刘某说,多年前,他承包了一家工厂的厂房建设。由于厂方不及时支付工程款,他只能到处借贷垫资。“工厂老板是担保人,但后来他卷款跑了,我只能自己填窟窿。”刘某说,他欠下717万余元后妻子想不开,一年后就去世了。而他的子女,也因此事与他不再来往。由于年龄渐长,他也失去了劳动能力,靠社会救助生活。

  睢宁法院执行局局长冯雷介绍,刘某申请执行睢宁县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执行到位执行款228万余元,现存睢宁法院执行款账户。刘某妻子几年前去世,子女在外地,法院已经穷极所有执行措施均未全部执行到位,申请执行人也提供不出其财产线索。“考虑到刘某现有实际情况及困难,在对现有执行款进行分配后,21名申请执行人同意对刘某启动个人案件退出程序,也就是俗称的‘个人破产’。”冯雷表示,早在今年9月,睢宁法院就有两件案件完成退出,其中一件为杨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该案被执行人杨某驾驶无号牌四轮低速电动车与申请执行人发生碰撞,负事故主要责任,法院判决其承担赔偿责任。在执行中查明:杨某年龄较大,丧失劳动能力,又无收入来源,患有心脏疾病,需要长期服药,确无履行能力。该案经听证后依法退出执行程序。

  我国尚未出台个人破产法

  冯雷介绍,我国《企业破产法》已构建起较为完善的法人破产机制,但关于个人及非法人组织破产机制,立法至今基本空白。虽然我国未出台《个人破产法》,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七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因生活困难无力偿还借款,无收入来源,又丧失劳动能力的案件可以以终结执行方式结案。该条规定为睢宁法院探讨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机制提供法律依据。

  冯雷认为,个人及非法人组织破产机制的本质是宽容失败,对陷入财务困境的个人及非法人组织,通过相关程序,使其获得“新生”。

  10月31日下午,睢宁法院还举行了王某“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执行程序”听证会。王某因交通肇事逃逸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被判决赔偿受害人35万余元。王某被刑满释放后,受害人儿子沈先生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出狱后的王某无固定工作,家中仅三间瓦屋,尚有12岁女儿需抚养,仅靠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是低保户,确实无履行能力。申请执行人沈先生也多次到王某家查看情况。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王某赔偿沈先生8万元,沈先生同意王某申请“个人破产”。“这样我就能安心打工还钱了。”王某说,此前他没法打工,也还不起债务,干脆就躲在外地不回家、也不还债。而今,申请“个人破产”后,他就不用担心法院执行局的人来“抓”他了。而沈先生说,他知道对于此意外,王某也不是故意的,和王某和解后,他也放下了一件“心事”,不用总想着去王某家“盯梢”。

  冯雷说,为确保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机制畅通无阻、循序渐进,睢宁法院经调研后制定《关于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机制的实施意见(试行)》,限定执行不能退出案件为本院受理的被执行人为个人及非法人组织,并确定具体的案件类型为:(一)金融机构作为申请执行人的借款合同类案件;(二)个人作为被执行人的侵权类案件;(三)被执行人年龄在80周岁以上的案件;(四)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其他类型案件。

  严格执行退出程序防止债务人“钻空子”

  针对执行不能案件的具体情况,冯雷说,睢宁法院设计并实行严密、完整的退出程序,包括退出程序的启动、调查、听证、公告。一是启动和调查。只有符合条件的执行案件才能启动退出程序,程序启动需要申请人申请或法院依职权,并经法院穷尽全部的执行措施,被执行人需要进行诚信保证和承诺。二是听证和公告。法院经初步审查,对符合条件的案件召开听证会,组织双方当事人到庭,就案件退出听取意见、展开调查,同时邀请公证处、信用办、村居委会等参与见证,听证结束后,由合议庭就案件是否退出进行商讨,经合议认为不符合退出条件的中止案件退出程序,经合议认为符合退出条件的案件进入公告程序。最终以裁定的方式,使“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执行程序。

  “刘某、王某等人的申请经听证后,合议庭将进行合议。”冯雷说,最后案件将经公告后退出。

  截至目前,睢宁法院已有2件案件完成全部程序,实现了案件实体退出,另有28件案件在公告期内,期满后完成退出。上述实践为“个人破产”积累了宝贵的工作经验,摸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个人及非法人组织‘执行不能’案件退出机制”的“睢宁路径”,为建立“切实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贡献了睢宁智慧。记者 李梦琪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日期:[ 2019年11月4日 ] 版次:[ A05 ]
版名:[ 身边事·城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