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再推8集纪录片,9月2日亮相央视———
《丝路》讲述56个普通人的故事

日期:[ 2013年8月26日 ] 版次:[ B10 ] 版名:[ 文娱·导看 ]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西安求学的土耳其小伙儿阿福,想要筹钱拍摄一部《丝绸之路》电影

  提起以丝绸之路为题材的纪录片,留存在人们心里的有两部经典:由央视和日本放送协会于1980年和2006年两度携手完成的《丝绸之路》和《新丝绸之路》。这两部纪录片当年播出时,在中日两国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时隔多年,又一部聚焦这条横亘欧亚大陆之路的纪录片《丝路,重新开始的旅程》,即将于9月2日在央视综合频道(CCTV-1)《魅力纪录》栏目首播。

  故事

  56位追梦人串起来新丝绸之路

  与前两部以丝路为题材的纪录片不同,这部纪录片将镜头对准的是当下新丝路上发生的故事。

  该片总导演正是《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他介绍,史学界的共识是,丝路从来就不是一条固定的有形道路,从古至今,它代表的更是一种精神的力量,“生活和穿梭在这条路上的人们,有着美好的梦想、坚定的信念和澎湃不息的动力,这是新《丝路》最想传递给观众的。”他说,该片立项时,曾经考虑做一部古今结合的丝路纪录片,但正式开拍前,拍摄团队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人类学田野调查,收集了大量普通人的真实故事。“这让我们意识到与其守着老祖宗那点古老荣耀,不如踏踏实实地拍摄这条路上正在发生的生命故事。”

  纪录片《丝路》共8集,片中56位个性独具的主人公,用他们的人生轨迹书写着从亚洲到欧洲这一万多公里漫长路途中的传奇。他们当中,除了诸宸这样的著名棋手,绝大部分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既有扎根昭苏草原学习游牧文化的重庆人张昱,也有勇闯罗马时装界的中国姑娘王诗晴……

  全片通过进行时的纪录方式,真实展示了这些普通人追求梦想的行动和心路,用陈晓卿的话来说,“这些普通的个体才是丝路复兴的希望”。

  拍摄

  3年行走8个国家,拍4万分钟素材

  《丝路》从2010年5月正式立项到今年8月制作完成,其间的三年半中,由中青年组成的20余人的主创团队踏遍大半个中国,还远赴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土耳其、阿联酋、卡塔尔和意大利等8个国家拍摄,总共积累了4万多分钟的素材,制作出8集、每集50分钟的《丝路》。

  镜头中,天气灰暗飘着雪花,一队灰头土脸的人行走在一条紧贴峭壁不到半米宽的碎石路上,路的另一侧就是悬崖,深不见底,队员们脚步蹒跚,脚下的碎石不停地滚下悬崖。导演李文举介绍,这是摄制组前往新疆和田地区于阗县拍摄的经历。由于采玉地点在高海拔,使得之前的很多影视剧组望而却步。

  “我们的大队人马走了五天,一段骑毛驴,一段徒步。当时正值8月,我们出发时天气晴朗,走到半山就开始下雨,再往上下起了冰雹,最后到了山上,居然下雪了!”五天之内经历了从夏到冬,最终在采玉工人的帮助下,他们生生地把重达70公斤的摇臂拉了上去,这让他们获得了无比珍贵的和田玉开采的镜头。拍完后,一位年轻导演就因为高原反应加胃出血,直接住进了医院。

  花絮

  睡前,导演家属齐喊“打倒陈晓卿”

  部分摄制组的家属曾被邀请到看片会现场。陈晓卿觉得,“这有助于家属们了解三年里这些人到底干什么去了”。他叫过来一个3岁的小男孩,“这孩子叫拖雷,是我们导演李晓东的儿子,他出生的时候《丝路》刚刚立项,这三年里,妈妈(李晓东)基本上没怎么照顾儿子,儿子淘气的时候,爸爸就吓唬儿子,‘你再不听话,那个陈晓卿就把妈妈抓走了’,爷儿俩每天睡觉前还非常默契地喊一声‘打倒陈晓卿!’”说着他一把搂过孩子低声地说,“下回看谁官大就打倒谁,他们几个都比我官大”,陈晓卿的眼角撇向坐在台下的央视副台长罗明、纪录频道总监刘文。

  ■抢先看

  土耳其小伙儿

  阿福西安追梦

  这部纪录片关注今天人们身上体现的古老丝路的基因,被看做是一部“平民史诗”……

  从丝路的一段土耳其来到另一端西安求学的土耳其小伙儿阿福,想要筹钱拍摄一部《丝绸之路》电影;山东姑娘王诗晴被中国强大的奢侈品消费能力赋予了进入意大利模特界的机会;重庆人张昱选择扎根昭苏草原,他的金雕就是他学习游牧文化的钥匙……

  阿福在片中说:“我们长相不同,皮肤颜色不同,但是却有相同的选择。”陈晓卿认为,他们都是这一万多公里漫长路途中的追梦人。

  ■看门道

  每集镜头数

  超过一千个

  纪录频道总监刘文表示,《丝路》选取的人物故事贴近现实,又符合国际电视传播规律,节奏跳跃明快,是一部采用国际化叙事方式的纪录片。“尤其在剪辑控制上,每集平均有1100个镜头,最高一集达到1500个,这样的剪辑率使信息密集度提高了很多。”

  声音

  “最普通的故事最能打动人”

  “无数人的内心的动力真正驱动而形成的这条路。丝路不是靠一个英雄人物形成的。”执行总导演李文举说。

  李文举说,历史上的丝路起点在西安,今天,著名的小商品之城浙江义乌成为了另一个起点,在义乌定居的中东人超过了十万人。

  丝绸之路上正在发生的变化,是更吸引这个团队的内容。“纪录片要做的一件事是在动态的过程中记录变化。”李文举说。三年来“在路上”的20人拍摄团队,通过一个个普通人的故事,投射出这些巨大的变迁。

  《丝路》分集导演李太山说,这趟丝路之旅改变了许多他对丝路的刻板印象,当他在中东国家听到陕西方言,在不同国家的人们离别时的态度,寻在适合生息的地方的共同追求时,他发现,其实丝路所承载的精神投射在每一个人身上。

  “我们用故事记录下来,让这些情感有依附的地方。”李太山说。“最普通的故事最能打动人。”陈晓卿说。李文举相信,“故事是最好的传播方式”,而现场观看的《中国青年报》总编陈小川认为,“世界是属于会讲故事的人的。”

  对话

  拿着AK47保护我们 这经历最拉风

  记者:舍弃拍摄《丝路》的古代部分,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的?

  陈晓卿:做决定的时候,历史部分700多个镜头图已全画好了,而且拍摄的模式也想好了,就是借鉴美剧的拍摄方式,然后再找我们台的主持人演当年的人物,王小丫演公主,老毕演商人,还设计过战争场面,一片尸体,翻过来一个一看是撒贝宁,另一个歪着脖子的(尸体)是柴静……设计得挺好,但是真正到现实里边大家觉得所有的形式都不重要,能看到今天我们如何生活才最好。

  我们和美国的科幻片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的科幻都是往古代去,人家的科幻总是往未来去,我觉得这是一种正能量,你应该到现实里边,到未来去找。

  记者:8个国家中最难拍的是哪个国家?

  李文举:最难拍的是迪拜,因为管理非常严,如果没有许可,他就不让拍。连我们记者站的记者都会被抓进去。

  最艰苦的是巴基斯坦,因为在巴基斯坦北部那个地方,我们的拍摄地点前阵子刚杀过人,而我们带着各种贵重的设备,他们也会派一些人保护我们,拿着AK47,这也是我们最拉风的经历。

  记者:56个拍摄对象,哪个人物会让你印象深刻?

  李文举:有很多,比如今天到现场的模特王诗晴。想在欧洲的模特圈站住脚很不容易,她的脚比欧洲人的脚小,所以主办方提供的鞋都是不合适的,实际上他们也没有那么风光,他们经常自己吃点东西,坐在街边,也不敢乱花一分钱,他们也是努力奋斗,在那个场景下,一天不努力,第二天就没人让你去了。

  片中,人物和丝路的联系并不是很狭义的,都是很广义的,所以文化类的人物反而少,经济类的、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包括小孩子,这回是我们的主角。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日期:[ 2013年8月26日 ] 版次:[ B10 ]
版名:[ 文娱·导看 ]